艺术的真实和历史的真实,兼谈演员的表演

夕窗


  《大秦帝国》被大家喜爱以后,大多数演员的表演都被认可,唯独商君的演员王志飞的表演时常遭人诟病,这个事情我很想不通,大家既然能够接受那么多鲜活有个性的表演,却特别不能接受其中最优秀的呢?
  
  当然,我承认我有紫霞情结,看得好觉得什么都好,但是我不是王志飞这个演员本人的粉丝,而是电视剧中商君形象的仰慕者,我觉得我基本上能做到客观公正。
  
  首先,《大秦帝国》的故事是小说,是剧本,是电视剧,它是纯粹的艺术形式,当然历史是它的载体,但是这种载体经常起的是提供素材的作用,当然,最要当心,不能离谱的是,价值观的选择,比如说你绝对不能歌颂******、虚伪、狡诈、贪财好色等等,绝对不能贬低爱国、真诚、智慧、大公无私等等,这是基本点,其他都好商量;严肃正说的叫正剧,胡闹反说的叫喜剧,这点自由都不给艺术家,大家去看史书吧!
  
  艺术和历史一模一样,何必需要艺术?
  
  按照这种逻辑,很多收视率极高的国外优秀电视剧根本没法放,你去韩国历史找个像电视剧中那样真实存在的大长今给我看看,你去日本找不到更多,更别提欧美了。
  
  我请大家不要谈历史的时候想着艺术,谈艺术的时候想着历史好不好,基本上是鸡同鸭讲,双方不好受。看电视剧想起真实历史就去多看点书,多了解了解那个时代,知道哪些是改编,哪些是演绎就好,记得以后别拿这个来批评电视剧,看历史书的时候也一样。
  
  看穿了,我觉得国人经常混淆一些东西,不光是观众,艺术家也一样。
  
  玩高雅艺术的时候想着票房,玩商业艺术的时候又想着高雅,哪有可以把天下便宜占尽的道理?
  
  所以嘛,我们就不能把演员的表演逻辑建立史书的基础上,演员的表演逻辑、人物的性格发展和命运发展是遵循剧本的发展的,而不是真实的历史,这一点分清楚,其他很多事情也就清楚。
  
  商君的表演当然不是毫无瑕疵,以下辩驳三点,是我觉得最没有问题但是经常被拿出来批评的地方,纯粹一家之言。不过艺术表演就是萝卜青菜hamlet,实在也没有什么可以争得,只不过我觉得不吐不快而已。
  
  一.演员的台词特色。
  
  王志飞的台词很有特色,他很讲抑扬顿挫,愤慨的时候很激烈,词与词之间咬字的变化很大,俗称一惊一匝,我后来看了看,发现他塑造其他人物也会有这种特点,以至于不看画面,也能分清演员,我觉得这种台词功底是相当好的,现在很多演员能演电影,却不能演话剧,问题就在这里。当然商君说话这个特点好像太明显了,不过这也要融合到这个角色的需要中去。
  
  大家有没有见过特别善于辩论的人啊?尤其是政治家。
  
  现在中国不多见了,什么时候拿到背后玩阴的比较流行。但是老外到现在都很能辩的,大家有没有见过英美议会辩论,那个很精彩的;还有电影里古希腊罗马辩论,哪一个不是像商君一样讲求抑扬顿挫,一字一句的都要说清楚,还要讲出个轻重缓急?只不过那是英文大家不注意而已。
  
  另外一种辩论风格是孝公那样的,侯勇的台词功夫和王志飞的正好相得益彰,一个讲稳,以情动人,一个讲辩,以理服人;一个端方朴实,胜在厚重;一个飞扬跳脱,胜在高傲。
  
  大家想想,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呢?大家都成一个模子里出来,还有什么好玩的?
  
  惠王精明中带着愚蠢,语调显得轻浮;公子昂自负里带着愚蠢,语调显得意满自得;庞涓,智慧里带着阴损,语调显得自负。大家同场竞技嘛,我支持王志飞。
  
  二.商君早年
  
  我的看法大家都知道了,请参见拙作《商君七章》中的“秋风鲈鱼”和“风华绝代”,谢谢。
  
  三.商君赴死可信性
  
  这个段落现在变得有点搞笑了,其实就是因为商君一心一意往死路走,走的那么义无反顾,大家都觉得这人太奇怪了,简直违背地心引力。
  
  于是,开始给商君的怪异行为找理由,有的开始幻想断背山,有的就开始想着演员的演技的问题,无法让大家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其实只要按照艺术逻辑这一切都可以说的非常清楚明白,也会发现演员实在是好演员,剧本也绝对是逻辑清晰的好剧本,所谓“草蛇灰线,伏笔千里”,所以要看商君行为必须要整体来看。
  
  商君一生都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人,这主要有两个证据:
  
  一是他还是卫鞅,尚在公叔府做中庶子的时候,他就神乎其神的能算出很多事情,这是历史书上都有记载的,剧中也有表现:“公叔痤病倒了,魏惠王亲自到他家中看望,并问及身后之事。公叔痤说:“座(痤)之中庶子公孙鞅(即商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向魏惠王举荐自己的家臣公孙鞅,认为可以让此人主持魏国的国政。惠王不置可否。公叔痤又屏去左右的人,单独向惠王进言:“王即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他预感到,象公孙鞅这样的人才,若被别国起用,对魏国绝不会有好处。这样的言词,又从反面向惠王说明公孙鞅确实可以重用。惠王走后,公叔痤马上派人找来公孙鞅,告诉他这件事的原委,说明自己极力推荐他继任相国,但惠王不答允。本着“先君后臣”的原刚,才建议惠王杀他,让他赶快逃命。而商君说魏王既然不听你的话重用我,自然也不会听你的话来杀我。
  
  商君就是不走,果然啥事没有,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这可是拿自己的命做注啊!
  
  年轻的时候尚能做到这样,商君怎么可能到成熟的年纪反而不如从前了呢?
  
  二是变法成功,收复失地,在功业到达极点的时候,商君早就知道自己留在秦地危险了,所以中途(也就是在38、39集)准备要功成身退了,并且有了实际的行动。大家注意,白雪可不是秦国公民,她一直是住在魏国境内的。当商君听说孝公病危并且决定回来以后,实际上已经知道自己要是回去就非死不可了,不然他和白雪和孩子之间离的那么生离死别。
  
  大家注意了,是景监通知商君的,孝公心里想,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行动让商君回来,这就是朋友的意义,永远先替别人想。
  
  等到商君回来已经是孝公也知道,所以他才要在死前处理政敌,死后要留那么多道遗诏保障商君平安,他是太在乎商君了!而商君呢,决心也下了,在38、39集已经和家人生离死别过了,决心下好了,最坏的结果想好了,以后自然显得越来越泰然自若。
  
  大家还要注意的是孝公死后,商君的势力还是非常大,有很多人尊敬爱戴商君,也有很多人誓死捍卫孝公遗命,他们自然是誓死保卫他的,所以商君主要是在不断让步,主要在劝别人让他去死就可以理解,商君知道,只要他表现出一点点犹豫胆怯,秦国就要******打内战了,别谈富国强兵了,变法全部失败,死后也就没脸见孝公了。
  
  他敢动情吗?
  
  历史上商鞅执法非常严苛,连坐之法简直不近人情。古代动不动就族灭,哈雷路亚,想想这个,我就是现有体制的绝对拥护者。
  
  但是剧中的商君呢?显然没有强调秦法的严酷,而强调商君的严正,这是美化的地方,不这么美化,估计《大秦帝国》成恐怖片了。
  
  按照戏里的逻辑,商君只要牺牲了自己,什么都好办。
  
  首先他是孤身入秦,只有一个妻族,不存在族灭的问题,除非秦公和公子虔自己都不想活了,而他的另一个妻子和儿子拿的是魏国的绿卡,这给商君探视带来点麻烦,至少还是很安全的嘛。魏国虽然开始衰败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秦国估计还是不敢越界抓人。
  
  为家人的考虑,我觉得商君就做到这里了,的确是非常糟糕的丈夫,好在他的妻子,一个爱他的才华,反正军功章上有她一半功劳;一个爱自己的国家,只要国强,自己那点小牺牲不算什么。
  
  所以根本不存在连累别人的问题,商君可以显得更加豁达嘛!!
  
  尤其是赢驷探监那段,商君和他的父亲是刎颈之交,和他可不是,我觉得这一段要权谋有权谋,互相试探,互相期许,直到赢驷彻底拜服,我觉得这一段体现了一个优秀政治家的品质,迅速做出判断,迅速回应,没有这样的素质,要赢驷后来这样大规模的向世族开刀也是有问题,这又是一个伏笔。
  
  赢驷正式对商君由疑虑走向爱戴,不过他的爱戴是要商君拿鲜血来交换的。
  
  其次,我觉得有一个机会可以考演员的演技,但是错过了,就是面对死亡,普通人总应该有点表示嘛,商君那种性格是属于宁折勿弯的那种死抗型,所以让他在刑场上表现人性是非常不现实的。重点在行刑的那天晚上,我特别好奇的是那天晚上商君有没有睡着觉?想了点什么?这时候没人看见,一定很人性。
  
  至于后来行刑的部分,演员简直演的太精彩了,反正我是感动的要命。
  
  我觉得,商君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要被车裂,所以他还是吃惊的,他没有想到世族会这么没理性,不计代价的恨他。不过,同样是死,车裂比斩首要合算,老世族越狠毒,就越失人心。
  
  最精彩的段落,当然是白雪为他殉死的段落,看见白雪一生被自己连累于斯,商君心里一定非常不忍,一时之间,悲从中来;另一方面又觉得功业在前,知己相伴,知音相迎,大雪纷飞,天地震撼,人生臻于此境,夫复何求?又大笑,只觉悲欣交集,时哭时笑,人生至此,也算是功德******。
  
  无论如何,商君死了,照样替自己报了仇,老世族不是全完了?
  
  秦国也继续按照他的既定方针走。
  
  这叫“死诸葛吓死活孟达”。
  
  谁让剧中要塑造一个“见事清明,视死如归”的商君呢?我觉得如果他是这样的人,他就真的会这么选择。
  
  商君的变法牺牲多少人命,以后还要牺牲多少人命,这样的下场也是天理循环,他自己应该认识到这一点。
  
  大家不要再说秦公赢渠梁死前暗算商君的话了,艺术里面肯定是惩恶扬善的,那么真挚的情感怎么可以亵渎呢?
  
  不管历史怎么样,不管现实怎么样,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卖,什么人都可以拿来算计的。
  
  我愿意给我的心灵留下一方净土,相信以秦公的高义,以商君的无暇,的确成就了一段旷世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