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说】商君风度

夕窗


  怀念是益友,《商君七章》说了商君的种种美德,而怀念别出心裁,发现本窗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唯一中意者乃是商君独一无二之风度,最后本窗无比沉痛的发现——怀念是对的。
  
  我初学美学的时候,最喜欢看的书是《世说新语》,大家看看《世说新语》中对那些名士相貌的措辞:?
  
  王右军见杜弘治,叹曰:“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
  
  时人目王右军“飘如游云,矫若惊龙”。?
  
  有人叹王恭形茂者,云:“濯濯如春月柳。”?
  
  裴令公有隽容仪……时人以为“玉人”。见者曰:“见裴叔则,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王夷甫容貌整丽,妙于谈玄,恒捉白玉柄麈尾,与手都无分别。?
  
  时人目夏侯太初“朗朗如日月之入怀”,李安国“颓唐如玉山之将崩”。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风,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对比之下,今天形容俊男******的词藻何等贫乏粗陋。?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起汉人开始形成“文采风流”的审美价值观。?
  
  隽雅的容颜,高蹈的言谈举止和必不可少的才学,综合体现在一个人身上,就形成一种“风姿”,而人本身的态度就成为一种艺术品。?
  
  《世说新语》不过是对一种现象的文学总结,不知道在先秦诸子身上是不是也已经有了这样的风姿。?
  
  想想道隐,想想儒士,想想墨侠,再看看如今屏幕里的商君……心都醉了。
  
  风度第一
  
  烈火寒冰。
  
  说起我怎么看起来的《大秦》,实话不瞒大家,什么军事啊,什么战国啊,什么思想啊,这些都不是我的追求,有这个追求的大好筒子应该去看书,看完书去那类论坛论战也好,显摆也好,我呢,我就是为了娱乐。
  
  而什么时候变得严肃起来的呢,就是因为这张脸。?
  
  如果把商君这辈子的风姿比喻为一种武功,那么这套武功可以命名为——烈火寒冰,冷若冰霜,热情似火,在这两种状态下自由游走,杀人于无形。?
  
  绝妙,下面听我一一道来。
  
  烈火第二
  
  商君烈火其里,寒冰其外。?
  
  少年商君翩翩少年,却也大腹便便,哪里比得上晚年清瘦俊雅啊??
  
  后来我想明白了,人瘦不瘦,胖不胖,其实和吃多少没有直接的关系,而和他的灵魂温度有关系。
  
  燃烧的灵魂非常不容易胖,没温度冰冷的灵魂也不容易胖,这里面的关键是不能是人间正常温度,那样就堕落了。
  
  可是诗人说——渴望燃烧,其实是渴望化为灰烬。
  
  寒冰第三
  
  商君之冷有三:
  
  一曰冷静,
  
  二曰冷淡,
  
  三曰冷酷。
  
  冷静者,史书凿凿,有勇有谋,千载之下,谁与争锋。
  
  冷淡者,宠辱无惊,哀怨无显,贵贱无分,胜败无彰。
  
  天下皆入彀中,无复幸也。
  
  冷酷者,杀人无算,以奉己心,披肝沥胆,舍身成仁。?
  
  ps:说起商君,尽掉书袋子。?
  
  其实就是想说人啊,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三冷合一,既为冷峻,又复典雅。
  
  世说怎么说的来着——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自然是风尘外物。
  
  后文细述。
  
  我辈一看——哇!冷峻典雅,风尘外物哦,
  
  一众花痴开始蠢蠢欲动。
  
  其后,商君令——花痴者犯法。
  
  但是,花痴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再后来,商君叹曰——花痴猛于虎也!
  
  伤逝第四
  
  说起商君风度,大家老实交代,有多少是被老年商君俊雅无匹的形象给拉下水的。
  
  我先交代,我就是这么下水。
  
  当时一看商君快完了,戏也快看完了,解放了。
  
  再一看,我靠,和我yy的古圣贤的形象太一致了,缴械投降。
  
  从此成了商君阵营里的普通一兵。
  
  谁说商君不好,我就和谁急。
  
  诸位看完,千万别生气。
  
  我知道我冒充过法家和冒充儒家的有过冲突,其实我只懂得色相红尘如琉璃彩云,易散难忘也。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悲多乐少,聚少离多啊。
  
  另一个版本:“无官方是一身轻,伴君伴虎自古云,归家便是三生幸,鸟尽弓藏走狗烹!”
  
  在《世说新语》里面,第十七篇伤逝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面对死亡,名士风度彰显的是那么悲哀、幽默和豁达。 王仲宣好驴鸣,既葬,文帝临其丧,顾语同游曰:“王好驴鸣,可各作一声以送之。”赴客皆一作驴鸣。 开篇的一章就有意思:王仲宣这家伙居然在生前喜欢听驴叫,真是奇怪的爱好,就和现在人喜欢听汽车刹车声一样,明显是喜欢噪音,但是能喜欢到好朋友都知道,看来是真实爱好。
  
  曹操的儿子去给他发丧,显然大家都是难过的,忽然曹丕说——既然他生前那么喜欢听驴叫,这儿又没有驴,大家都学一声驴叫,算送给他的临别赠礼。
  
  于是,名士大臣们都开始学驴叫。
  
  商君这辈子应该是不喜欢听驴叫的,我看他最喜欢音乐,有空喜欢唱唱歌,听听琴,可惜电视剧里的老婆不解风情,就滴溜点毒酒就来了,书里那张琴上哪儿去了???
  
  另外我看商君这辈子最不喜欢听的就是阿谀赞誉之辞吧,好了,临死前又听了很多。
  
  真倒霉!!
  
  世人要是都像曹丕一样善解人意,替他人着想就好了。
  
  豪爽第五
  
  商君之名以刻薄闻天下,法之用世,其难可证,其艰险亦可证。
  
  可是少年的商君却不是如此,少年商君的气概是豪气干云,爽直通天的。
  
  那是我们祖先的一致的风华,是时间的一个烙印。
  
  诸位请看——只见士子卫鞅,于坐振袖而起,一论惊天下,而语气谐捷,神气豪上,傍若无人,举坐叹其高朗疏率。
  
  伟哉!国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