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版商君之得失

黛茉妮


  关于【配音】问题
  
  大家可能都知道不是同期音,所有的台词都是后期录的,青山松柏都是自己配的音,有人说王志飞的配音处理有问题,所有我想谈谈我对飞版配音的一些个人看法。
  
  先不说大秦,我们先聊一聊中国电视剧的配音。
  
  张纪中在拍射雕的时候用了李亚鹏和周迅亲自给郭靖、黄蓉配音,结果很多人说此版配音郭靖像蜡笔小新,周迅的粗嗓音让黄蓉失了美观,当时很多人说《大明宫词》里小太平的配音就很好,可是我一直觉得《大明宫词》里的台词很怪,有的人认为很有美感,可是我总觉得那些配音魂不附体,飘在那些空荡荡的宫室里。而李亚鹏的配音请参见《笑傲江湖》,冲哥和圣姑的配音真的很好吗?许晴的声音是有些嗲,配起圣姑可能会让人觉得不够高贵,可是那版的圣姑听起来很高贵吗?我觉得听起来很年龄早熟,少了少女的天真。
  
  我记得伊能静有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如果不是同期音也一定要她自己配音,否则她不会出演这个剧,因为《人间四月天》的配音。”据她说本来陆小曼在听到徐志摩飞机失事的时候很迷茫的很痛苦的念了一首徐志摩的诗,可是配音配的时候,只是在不停的喊着摩,摩,那是不是伊能静所出演的陆小曼。
  
  古装剧在目前的拍摄条件下根本就做不到同期音,我以前记得看采访的时候,有很多演员在拍不是同期音的戏时只做表情不说台词,他们有的人只是查数字,到时就数数就算是过关了,后期配音和演员根本就对不上口型。
  
  大秦的演员很敬业,我们近距离看此剧的时候很少发现他们有对不上口型的时候,这说明他们不但对角色深深的理解着,也对台词深深的尊重着,就算有很多人后期不能为自己的角色亲身配音也一样,我曾问过一位演员为什么不自己配音,他说过后期的配音工作很难,这一部拍完了,很可能很快就接下一个角色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再回去给这个角色配音比再重演一次都难,很多感觉都对不上了。
  
  所以对于侯勇、王志飞这样知名的演员在百忙中还是没有放弃为自己的角色配音,我们首先要表示深深的敬意。
  
  关于王志飞配音时的语气问题,我觉得话剧演员出身的演员在自己大爱的角色出现时可能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新科影帝吴刚在《建国大业》演闻一多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台词就有点夸张。
  
  濮存昕演曹操的时候也出现过这样的问题。
  
  你我可能看不习惯,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处理的真有问题。
  
  明叔演老蒋时的台词,我怎么也没法当成老蒋看,他很多时候台词发狠下力的时候,在别人处理老蒋时都是云淡风清的,很多人演老蒋时连发火骂娘的时候都是不愠不火,但是明叔就会很发力。
  
  当然我不否认前期的很多配音处理,甚至是表演上是存在问题的,但是都不好吗?渭水船上三见秦孝公时的大段台词,谁能说还有更好的处理方法?
  
  与百里遥在韩国的那段对话,谁能说还有更好的处理方法?
  
  至于卫鞅入秦之后,我觉得那时的处理已经渐入佳境,我不能说都是完美的,但是我可以接受。
  
  关于【皮相】问题
  
  本来没打算说这个,但是有人提了顺便说几句好了。我一直不喜欢有人用帅或不帅来形容王志飞扮演的商鞅,但是如果真较真非要说帅不帅的话,那我说很帅,很合适。
  
  风流倜傥是帅,玉树临风是帅,英俊潇洒是帅,但是这样的帅用来演商鞅是不是稍显普通了些,我们说这样的帅哥一块砖拍下去十个砸倒九个是帅哥有点夸张,但是只凭皮相选美一年中出几百个应该一点都不成问题,那这些人都合适演商君了?这就是皮相定输赢了。
  
  要我说能演商鞅,前面三条参考即可,而且可以说只是要长的正,姿色指数只是参考数据。要想演好商鞅一定要有傲视天下的霸气,要有举世无双的智慧,微微一点的呆相都会毁掉商君的形象。而且商鞅的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用别人的夸赞是夸不出来的,所以扮演者看起来一定要光明磊落不能见一点的WS之相,而且做为政治家,法家名士还不能有脂粉气,得此数点,王志飞也算占尽了这些优点。
  
  所以说商君的帅真不是简单的皮相问题,要不我们随便找个帅哥捻上胡子试试如何?
  
  关于【年龄】问题
  
  如果按考据派的喜好,也就是从正史上算商鞅年龄,他被车裂时52岁,入秦时大秦31岁,而且按整部剧的结构来看,大约有20集的时候商鞅在50岁左右,有20集的戏在30岁左右,那选一位四十岁的中年演员有什么问题呢?
  
  陈宝国演汉武帝的时候都快50了,不是还照样还了20岁的刘彻吗?
  
  至于说到因为年龄而造成的中年发福问题,说实话演员真是个苦差使,在电视看着身材适中的演员其实本身是非常瘦的,飞版商鞅也不是都很胖,可以看得出来王志飞很努力的让自己瘦,只是他进组的时间较晚,他来不及为了镜头让自己瘦的更为合适,毕竟要瘦不是一日之功,而且看起来他本人当时应该不能算胖,但是上了电视就是必须要更加的瘦,谁让站在他身边的是超瘦的侯勇、高圆圆呢!
  
  如果按照小说上商鞅比秦孝公小一岁的年龄来看,之前定的巍子演秦孝公,侯勇演商君,这样的组合还不如现在的更如意,这个大家自己可以比较一下。而且商君出现的第一个镜头那个白衣少年我看着还是很年轻的,至于后来为什么看着有些雷,一是化妆,一是造型,一是他自己的问题,总之年轻那段出现的问题绝对不仅仅是演员年龄上的问题,不是也有人说高圆圆和齐芳太年轻了吗?
  
  关于【演技】问题
  
  一位中戏毕业,戏龄超过二十年的中年演员,虽然一直被人说戏红人不红,到底在四十岁的时候还站在中国影视前沿,他一没有深厚的背景,二没有强大的势力,三没有签约影视公司,四没有经济人,如果说这样的演员越来越红火而没有演技,这话会有人信吗?我是不信的。
  
  先不说商君,说说他的其他作品,有人说他是******专业户,据我所知他******演过四个角色,最近几年拍了三部,局长沙海,******队长陈冰,大要案支队长邵长水,看过的人有过一丝认为这三个角色有塑造重复的感觉没有?这三部戏我都看过,前面两部看在《大秦》之前,印象很深刻,角色让人很难忘,尤其是《案发现场》中的陈冰,如果不是当年限播涉案剧,谁敢保证当年飞天称王的不是陈冰呢?
  
  他也是敌人专业户,倒在1.2亿之下的李小路,为了前途想杀妻灭子的陈世迅,心理******陈俊威,谁觉得这三个坏人不让要恨的铭心刻骨?让让人叹息不已?
  
  他演的军人,很有兵味,他又可曾当过一天的兵?当年的《突出重围》中耀眼的还真是他那个小参谋唐龙,虽然高树江这剧拍摄草草剧本毛病多多,可是这一身正气的老头,还真的时不时的会感人一下。
  
  有了上面这些角色要说这位演员没有演技,那这人不值一驳,因为这人说的都不仅仅是笑话,而是无理取闹。
  
  《大秦》之前,也不是没人演过商鞅,《东周列国·战国篇》里演过,《春秋篇》很火过的,可是《战国篇》播的时候很惨淡几乎没人赞过,于是这版商鞅连最基本的印象都没给大家留下。周里京也拍过,什么时候播的我都不知道,但我肯定这戏没被禁过,可是也没引起过关注。
  
  《大秦》首播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所有的人对于《大秦帝国》的关注基本都来自于书和网络,对于飞版商鞅的批评有过,夸赞有过,但大部分只说一句演技不好,演技很好,再没了下文,任何人都有自己表达看法的自由,可是无论批评还是表扬给个理由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我对飞版商鞅的看法成败八二开,成八失二,前提是至少飞版商鞅有三分之二看上去让人是很舒服的,而那不舒服的三分之一里还时不时的让人惊喜一下。
  
  五十一集的戏,被三一除十七集正好是三分之一,到十七集为止,商鞅已经入秦了,前面我说过入秦之后的卫鞅渐入佳境,而之前的十七集,第一集我找不到毛病,第十三集追白雪也好,和百里遥的谈话也好都不错,第十六集卫鞅见秦孝公很好,到第十七集已经很好了,所以我说八分成功。
  
  至于那两分失败,尤其是布衣名士卫鞅,确实很多地方不能尽如人意,我想起金庸先生的《碧血剑》,在描写袁承志冒认金蛇传人帮焦公礼里时,自己以为学的是金蛇郎君夏雪宜,结果倒有七分像那个扛着烟袋的吕七先生,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夏雪宜,对于夏雪宜的了解是在他的遗书和其他人的回忆中,他以为与众不同、目空一切就可以了,哪里知道人外有人,不能都是一个样子。商君离我们太远了,远了两千多年,这两千多年里,我们再也没看过法家名士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史记》也好,《战国策》也好,谁也没具体的告诉我们商君就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所以无论是谁心中口中的商君都不可能是一个样子,所以在我看来的两分失败有很多人应该认为也是成功的,而也有人可能连那八分成功认为也是失败的,可是谁又能真正的给我们一个真实的商君呢?你说他不像,那像的在哪里?谁都不可能是标准答案,所以口下留德也好,做人厚道也好,别没事生事非。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别把自己当成标准答案这一点很重要,这贴今天也算是写的差不多了,我之前看到那么多批评意见,可是真说争鸣也见不到人了,可见起哄的人多,有真实想法的少,值得人尊重的想法就更少了。
  
  关于【角色】问题
  
  总有人用角色像不像历史人物而攻击孙先生和王志飞,其实这个论点提出来都多余,谁见过真商君呀?像不像谁知道呀?这是个有意义的问题吗?但是还是有人争,那我们也拿出来说说。
  
  度庐先生笔下的李慕白、玉姣龙不见得是他最成功的人物,我到现在也觉得李慕白和我心中的武当******有很大差距,可是这个角色在电影中成功了,电视剧拍的时候就没什么影响力了。
  
  翁美玲演的黄蓉现在看来无论是化妆还是造型,武打设计都受到了时代的局限,可是到现在为止,尽管她去世多年,可是黄蓉这个形象根植在了很多人的心里,她就真的那么的像吗?
  
  上面说的都是小说人物,我们也说几个真实的历史人物。
  
  历史上的皇太极是个大胖子,很胖很胖,可是尤导的那个秘史当正史看的人多了,我也没见很多人整天的吵吵刘德凯不像。
  
  《史记》把大将军卫青写成了什么样子?当年《汉武》拍完了,JJWW的人也多,可是真的有人认真的研究一下,仔细思考一下,不是也公心的没有再责难卫青这个角色了嘛。
  
  尽信书不如无书,难道商君真被拍成速冻食品就好看了?
  
  关于【吼台词】问题
  
  刚看到有人说王志飞吼台词像马大吼,真是个很新鲜的论点,这个既然有人说那我们就来说一说。马大吼吼台词已经成为了他标志性的表演风格,这个不是别人可以随便就能与之比较的,我承认王志飞在扮演商君时绝对吼过台词,但是请注意他是在什么地方,什么背景下吼的,这个先放下不说,我们先来说说马大吼吼台词。
  
  第一次看马大吼吼台词是在《雪珂》中,那时在刘雪华、张佩华面前他是嫩青青的新人,第一次看他吼台词,我被吓得呆在电视机前,我和金铭是同龄人,本来在童年的记忆里应该是可爱美丽的小雨点,但是我恶梦般的记住了那一声吼,很多年以后我看到了《倚天屠龙记》,张翠山临死前声嘶力竭的那声吼再次让我忆起了童年,但是说实话同样是吼声张翠山那声是成功的,后来长大了对什么秘史呀什么的没什么业余爱好了,所以没再看过他的表演据说他收敛了很多,演员的成熟需要一个过程,这一点我坚信。
  
  《大秦帝国》第30集开头,商鞅给白雪写回信,吼着喊荆南,台词如下:
  
  荆南(声很大),荆南(声非常大),想办法找到他(有些吼),找不到找侯赢(绝对开始大吼),(拎起荆南衣领有些力气的拍拍,语气缓了下来)我信你(再拍了一下)。(转过身很努力的在舒气,然后回头望着荆南离去的背影,长长的舒着一口气,舒出一点点压在心中一生都无法释怀的怨愤之气)。
  
  商鞅不是在怨别人,他是在深深的责怨着自己,为了秦国新法稳固他放弃了自己挚爱的情人,让一个未婚女子为他永远的隐居崤山,为了秦国强大他又再一次放弃了太后给予他的最后一次与白雪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机会。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正在于此,可是商鞅毕竟是活生生的人,他也是血肉之躯,他也有情有爱,不顾私不等于可以放弃一切人生情爱,他要一生背起对于白雪的愧疚,而这份愧疚的心还会随着岁月不停的增长,并且不停的啄食着他的心,但是他只能独自一人承受,当他再一次接到白雪的来信,那份愧疚伴随思念爆发了,他还能孤独的痛吗?他是人呀,他也要宣泄呀!而偌大的秦国谁能知他懂他,他又能对着谁来爆发,那个一生都默默的站在他身后的荆南是唯一的一个人了,我信你,信的多么沉重,而那句找到她吼的声又是多么的沉重。
  
  我真的很想问一句这段王志飞真的吼错了吗?
  
  关于【做作】问题
  
  做作这个词我是在看法贴里看到的,最近又在一个新贴里见过,两位楼主应该不是一个人,因为看法贴很早以前就已经加精了楼主要找应该是容易的,两人次以上的关注问题应该关注一下,这两位楼主是不是要表达的一个意思我不清楚,因为楼主们都很惜墨只关心标题不关注主贴,也没说出具体要表达的意思,所以我觉得是有必要争呜一下的。虽然我这个贴子从出现那天开始也没人来争呜过,但是我还是希望在纠缠两个字到底表达什么含义的同时,在观点的双方永远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时候,可以冷静的找到双方的理解上偏差在哪里,到底做作是要说明什么样的问题,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特意去百度了做作这个词,百科上说了两种意思:
  
  其一,
  
  做作,做就是所做出来的动作,作是作假,也就是并不是出自于个性上会内心的意思。
  
  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或是效果,逼自己硬是去表现。
  
  不过这种感觉只会用在于不喜欢那一个人的身上,例如同样是一个主持人,相同的一句话,不喜欢他的人会觉得他很做作,喜欢他的只会觉得他很搞笑。
  
  其二,
  
  作做,就是不真实、虚伪、假装、惺惺作态。
  
  装出来的,就是作做,故意表现,不自然的也是作做,总之,被形容作做的人,通常人缘都不好唷。
  
  按照其一的这个解释理解,批评的应该是飞版商君的动作表演很假,或者是说飞版商君动作上的表演与要展现的人物不符,没有达到角色内心需要表达的东西。
  
  据各种访谈资料显示,《大秦帝国》的演员是上过礼仪课的,而第一个提出上礼仪课的人正是王志飞,所以从《大秦帝国》演员所展示的先秦礼仪来看,应该是一个师傅的学生,不应该有什么偏差,而且蠃驷的扮演者刘乃艺曾说过,他的礼仪是王志飞亲手教的,包括跪礼都是他们见到的第一面时王志飞亲自教给他的,既然大家都是一样的表演那么说礼仪上让人觉得王志飞的表演做作好像有点说不通。
  
  也有可能说的是肢体语言过大的问题了,电视剧中和书中商鞅最大的区别就是电视剧中的商鞅一个是很纯粹的书生,而书中的商鞅武功很高,所以电视剧中的商鞅所有的肢体语言只要附加解释他台词要表达的意思就可以了,而商鞅最常用的肢体语言也不是太多,愤怒的时候他不用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娘,最愤怒的一回就是批赵亢也不过是手臂上手指上有些肢体语言,商君在刑场上的戏除了小树枝那段让人很动容的一拉,他全部用眼神换掉了肢体语言。悲伤的时候商鞅也没有顿足锤胸失态过,而且飞版商鞅惜泪如金基本能用一滴眼泪的时候从来不浪费第二滴更不用说顿足捶胸的大哭了,不过他河谷别白雪的时候很用力的抱过白雪,也很用力的抱过荧玉,可是这种肢体语言任谁都明白这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应该不能算做作呀?再就是高兴了,开怀大笑是一种本色,也是男子气势的表现,你让一个男子捂嘴偷乐雷也雷死人了,飞版商君的笑尤其前期肢体语言真的很大,可以说有多高兴就表示的多高兴,要说这个地方肢体语言超标有可能,因为我没那么笑过,也很少看到有人这么高兴过,可这些笑的机会也不是很多呀!因为几场高兴的戏,这人演的就做作了,这话说起来也不对的,太以偏概全了。
  
  按照其二的解释理解,就是说飞版商鞅演的假,不真实。
  
  真不真实得有个比较,从史书上和原著小说上比较。从史书看原著小说就颠覆了很多,比如在史书上商鞅给你的感觉更像是冰冷的不通人情不懂事理的变法机器,而小说中的商鞅血肉就丰满很多,为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所放弃的很多人生美好我们可以依稀感觉,小说中的人物更接近于人,而史书中的不是人不是神只是冰冷的机器,说史书上的商鞅就是真实的商鞅也不可能,几页纸太少无法完整记录一个活了五十岁,做了二十年变法强秦的权臣的人,我们又无法穿越去给手机做广告,真实的历史人物是个什么样根本就不能知道,那说与史书相比表演不真实,这话也不对。
  
  和原著比,剧中的商鞅大致没变,孙皓晖先生自己编剧的改动自然不会很大,我是先看剧后看书的,对于人物的看法与先看原著后看剧的人确实不会一样,但是通过看剧再看小说,我对小说的理解更容易了,这份功劳应该是演员的,毕竟有容易理解的台词才会有这样的帮助,至于原著上的那个卫鞅和剧里的那个卫鞅的差距,我可以做到一分为二,当我无限喜欢后面的剧的时候我不能苛求前面那年轻的卫鞅必须是个皮光的美少年,如果有人真的因为原著的商鞅和剧中的商鞅不同而认为王志飞的表演做作的话,我在这里坐等半月,谁有兴趣把书中的内容截取出来,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做作到底都出现在什么地方,也算是对商鞅这角色理解提高的一次好机会,非常欢迎有人来争呜,而不是一个标题就定了一个责备,错一定要先给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