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然风姿 戏王之王

飞云雁


  崛起----《暴风法庭》童涛
  
  02年的一部描写法庭辩论的国产剧开山之作《暴风法庭》,给了王志飞较《突出重围》后更广阔的舞台,积淀了10年的表演经验与获奖后的自信双重迸发,令他炽耀四方。
  
  童涛,一个有些非主流的检察官。法庭上,他炯炯双目中剑锋的威慑力,犀利咄咄的询问,与辩护律师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较量,都一改往日检察官照本宣读的刻板形象。即便处于劣势,他依然昂扬不屈,偶尔以嘴角一丝不屑的笑意化解尴尬。法庭外,他稍稍褪去了锋利,展现出了生活中幽默风趣的一面,会和朋友耍赖,接受采访时洋洋得意,追捕犯人时耍伎俩的狡黠,令这个人物更加饱满真实。纵然法庭内外有着截然不同的两面,但童涛为正义而战的信念,高昂饱和的斗志,是贯穿人物的主线。王志飞牢牢抓住这一主线,在此基础上,添加了一些人?ㄍド系淖匮辖鳎ㄍネ獾挠哪缛け幌魏偷奶煲挛薹臁J沟谜飧鋈宋锔芪壑谒欧徒邮堋H萌烁械娇删从挚砂谡飧龈』甏紊硖辶π械亓宋颐勤故土诵叛龅牧α俊
  
  此剧充分展示了王志飞一流的台词功力,大段地带有法律专业术语的台词他能如行云流水般顺畅,铿锵掷地。每一处的力度和节奏把握的恰到好处。对龙头的连环激将,引君入瓮。对付德龙的破釜沉舟,步步紧逼。这两场经典的法庭战役已初显他的王者气概。另外他潇洒出尘,清朗俊逸的风姿,也赋予角色更加质感的魅力。
  
  撕下了官方的公务员标签,王志飞为我们展示了一个正义凛然却又不乏幽默风趣,性格立体丰满,极具个人魅力的检察官形象,摒弃了以往正面人物高大全的套路,童涛一角塑造的成功在宣扬正面人物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转型-----《救赎》丁桥
  
  继军人,检察官一系列正面人物深入人心后,王志飞等待着转型之作。于是《救赎》中的丁桥粉墨登场了。剃短了头发,一身囚服,一副白色透明眼镜,一个高智商,有学识的囚犯形象进入我们的视野。
  
  被称“教授”的丁桥表面上循规蹈矩地接受改造,悠然平静,但在眼镜背后的冷月之光里冰冻着杀气,言语轻缓低沉却暗箭封喉。对冯志昌的那句“我要你连皮带骨头都给我吐出来”狰狞地露出了獠牙,令本要杀他的冯志昌肝胆俱颤。对顾三刀的报复,关心劝慰的表象下,实则正一步步把他引向死亡之途,阴险狠辣的让人不寒而栗。丁桥的可怕在于他有掌控人心的本事,短短几句言谈间,就能令对方步入他设下的陷阱。只有在夜深之时,内心的负罪感才借助噩梦得到释放,揭示出了他内心深处的虚弱。丁桥飘零暗涌的风姿就像黑暗中摇曳的鬼魅,隐匿在斯文皮囊下的,是把杀人无形的利刃。
  
  王志飞塑造的丁桥有别于以往凶相毕露的反派,他外在冷静镇定内在阴险狡诈,王志飞用沉缓的表演方式把丁桥的稳,阴,狠,诈,一层一层剥洋葱似的逐步表现出来。反派的潜质开始显山露水,之后相继的几个经典反角,使王志飞迅速由检察官专业户迅速过渡到了反派专业户,拓宽戏路的第一炮就此打响。
  
  破茧-----《谁为爱情买单》孔繁荣
  
  无论正派反派,骨子里的冷傲,精英强势的本质已然成了王志飞的一大标志,破茧而出,势在必行。《谁为爱情买单》给了他这个契机。剧中的主人公孔繁荣是一个整日为柴米油盐房贷所累的中年男子,看似平凡的小人物,但要洗刷尽他身上的锐利,难度系数颇高。
  
  斜背一个老式公文包,穿着皱皱的衬衣,头发蔫蔫地贴着头皮,边吃早饭边跑步赶时间,孔繁荣的出场,狼狈窘迫。不光是形象,从性格方面来说更是唯唯诺诺。领导,下属,妻子,姐姐,都可以对他呼来喝去,他时刻都生存在夹缝中。
  
  面对工作,家庭接踵而来的挫折,异变。他苦恼,无奈,困惑,但没有逃避。曾落魄到街上摆摊卖碟,蹲着,压低帽檐,勉强维护着自己最后一点自尊。经历内心的挣扎后改变观念从小区保安重新启航,当他祥和的诉说着镜子微笑理论时,这个原本看着有些窝囊的男人身上弥漫出的恬淡,柔韧,和煦沁人心脾。这何尝不是一种力量,不是一种值得品茗的风姿呢。
  
  孔繁荣比王志飞以往的任何角色可以说失尽了腔调,气势、风度、凌厉荡然无存。王志飞没有用夸张的肢体动作、表情,单纯地搞笑。而是从人物本质和生活现状出发,把一个秉性温和善良,又有点怯懦彷徨的中年男人刻画的入情入理。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也感受着他生活的种种辛酸。折射出当今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使观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4 l;
  
  首次轻喜剧的尝试,展现了王志飞在表演上的天赋异禀,而其钻研精神更是令人钦佩,居然可以把抖包袱的节奏点计算到0.01秒,把艺术表演量化到如此精确的数值,非他莫属。
  
  颠覆-----《龙虎人生》杜松山
  
  正派、反派、喜剧都被他自如地玩转指间。对王志飞这个冒险王来说,期盼一次地动山摇的颠覆。
  
  英俊的外表,儒雅的气质,温润的声线,这些王志飞出品的标记被他毫不留情地抛弃。狗啃式竖发,野性高原红,大步流星,快马扬鞭,来去如疾风阵阵,响雷震耳的嗓门,蛮横的作风,一个粗矿彪悍,咆哮军阀的形象赫然伫立。他的喜怒都以最强烈的方式肆意贲张,高频率地冲击着观众的感官,阳刚之气厚积厚发,雄浑爆烈。但仅是以上这些改变,他充其量只是一平面硬汉的符号而已。刚需要柔来和衬,才显英雄本色。烈士送别会上的强装笑颜,转而潸然泪下,为了心爱的人默默退出,将此情深埋心中。坐在妻子坟前喃喃倾诉着自己的脆弱无助,这些都展现了他铁血柔情的一面,也深深触痛了观众。
  
  他狂啸驰骋的风姿在乱世中霹雳震荡,发出重金属般的撞击声,清脆透亮。而流淌在他炽热奔腾的血液中涓细绵延的一抹柔情也激起了观众的怜惜。
  
  由于王志飞本人的形象气质与这个角色相距甚远,他自述有点用力过猛,确实。但不用力可能就够不着,如果缩手缩脚,没有将这种刚烈爆发到高点,就会给人四不像的感觉,人物最鲜明的特点会变得温吞无味。颠覆就是要彻底推翻,他做到了。
  
  涅槃---《大秦帝国》商鞅
  
  挑战无止境,用来做他的座右铭正恰当。经历了现代的五味人生,他这块铁板几乎已被钉满了,迫切需要一片原始未经雕琢的土地为他的涅槃提供最佳场所。于是遥远的两千多年前,那个热血如浆,马蹄铮铮的时代向他发出了召唤,他毅然肩负起历史的使命,带我们一起探寻远古先贤的精魂。
  
  商鞅----法家的代表人物,对他的评价,亘古以来争议不断。历史******无法还原,公正就显得格外重要。大秦帝国里描写的商鞅并非纯美化,而是合乎情理的为他正名。
  
  前期身为中庶子的商鞅,无论是救师出秦的桀骜智勇,还是大盘灭国时的气定神闲,运筹天下。都已显出他的卓尔不群,鹤立尘世。
  
  为了实践理想,遍访秦国,艰险跋涉,三试秦公,良苦用心,立下青山松柏铮铮誓言,孝公把秦国交付与他的同时,他也把自己交付给了秦国。
  
  开府后的左庶长,手持穆公剑,誓斩奸佞犯法之徒,阻挠变法之权贵。一曲决绝行在他心中高亢激昂,无情无畏无虑无私,凝视着未来的双眸中光影斑驳交错,从此只为变法而明亮,黯淡。
  
  20年的开垦耕耘,他当年的宏伟蓝图已变成了伸手可触的现实。他这根通天砥柱,傲然支撑着秦国,也支撑着华夏。
  
  生命的尽头,他化作纷纷扬扬的未央花融化在了这片他洒下热血豪情的沃土上,成全了自己悲怆的完满。
  
  仙袂飘风淡月痕,白衣几曾染俗尘是他前期怡人风姿写照的话。那他真正惊绝慑人的风姿存在于他中后期执法******的冷峻,雷厉,威严,持重,舍生取义。
  
  而对于王志飞的表演,暂先不从演技方面来做累述,扎实的演技固然是基石,与生俱来的特质更为重要。拥有烈火焚身,披肝沥胆的决心才能走完这段浓缩的艰险历程。
  
  以前我觉得他遇到商鞅是一种幸运,如今我更感觉是宿命,人的一生冥冥中总有属于自己的必然。
  
  童涛,丁桥,孔繁荣,杜松山,商鞅是王志飞演艺路上5个重要的节点,每跨过一个节点,他的天空就更加宽广。迈向艺术巨塔塔顶的步履就更加坚实。
  
  他宛如深潜在沧海里的一颗明珠,长年累月积蓄的璀璨照耀得每一滴海水如钻石般晶莹。
  
  他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覆雨翻云,纵横驰骋,王者之尊,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