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答平生未展眉——评《沉默的证人》陈俊威

夏七月


  在陈俊威之前,如果有人对我说,有那么一个扭曲的******的人,非常非常之迷人,我一定会哈哈哈笑三声,然后送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你很难用一个词来形容陈俊威。说他道貌岸然?说他斯文败类?都不合适。
  
  少年得志,聪明绝顶,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就算把所有赞美成功男人的溢美之词全部给他,也不过分。他能顷刻之间就让一个守口如瓶的罪犯土崩瓦解,他能让一个整日与尸体为伴的年轻姑娘重绽笑容,他能让一个严重精神病患者获得安慰。前半部的陈俊威,简直是一个完美男人的代表。
  
  尽管他灵魂里的某一部分早已碎裂,尽管他始终孤独,尽管他一个又一个地残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但他始终是有恻隐之心的。比如对石隐,他始终是同情的,也曾竭尽全力地挽救他,他甚至为他去找他弟弟谈话,最后气愤地指责他弟弟“夺走他所有财产之后还要置他于死地”。那个时候,恐怕连他自己都觉得,他是正义的。
  
  但最后的最后,扭曲的灵魂还是占了上风,把他推向了更深的深渊。
  
  终其一生,陈俊威爱过的女人也只有两个,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妹妹。为了保护妹妹,他做了能做的一切,甚至在妹妹面前把母亲塑造成一个完美的女性,圣洁的,毫无瑕疵的。但过于早熟的孩子始终也无法摆脱母亲红杏出墙最终裸身自尽的画面,他的灵魂,在七岁那年就注定了残破不堪。
  
  但是他必须在人前人后做一个完美少年,直到后来的年轻有为。他那么孤独,他谁也不相信。妹妹死了,他的世界就此崩塌。他选择了张开双臂,面向万丈深渊,一跃而入。
  
  我看着世界上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这是石隐,也是陈俊威。
  
  他最后对石隐说:“结局就在你的脑子里。”我想,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料定了自己的结局。他与******周旋,他设圈套,他再次杀人,并不是要逃脱法律的制裁,而是要继续摆脱孤独,摆脱疯狂的头脑。
  
  在他最后一次开车出去寻找目标的时候,一路上他不断地在用安全带以各种方式演示着勒死自己,那是他濒临崩溃的写照。
  
  他逻辑清楚、思维缜密,正是因为如此,他无法容忍错误和瑕疵,也是导致他疯狂的原因之一。看看他一尘不染的家,看看他打扫卫生时候连一根头发也不放过的仔细,便知道这个人有重度洁癖,不单是外表,还有感情和心灵。当他将自己的家付之一炬的时候,他是否觉得畅快呢?那个藏满了他秘密的屋子,消失了,污点也随之消失了。
  
  周马跟着他到了郊外,看他一个人在桥上自言自语,他在说什么呢?在对他妈妈说话,在对他妹妹说话,在对他自己残破的灵魂说话。他渴望被拯救,可是不知如何被拯救,深渊是黑暗的,没有任何光亮,而他的背后,从来也不曾有一对哪怕是残缺的翅膀。他无法振翅,无法飞翔,只能不断地坠落,坠落……
  
  周马用他创造且最擅长的方式把他打得一败涂地,那场长达十五分钟的戏里,他没有一句台词,只凭借眼神和表情的变化,便完成了从顽固不化到心情动摇,最后全线崩溃的全部过程。看着他最后失声痛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七岁的男孩子,一个人孤独地坐在母亲的坟前,不断地问着:“妈妈,为什么?妈妈,为什么?”
  
  最后,他带着******们一处一处地指出他曾经作案的地方,当他带着他们在水塘边上打捞出刘老师的尸体时,他往身边人的身后躲了一下,眼神闪避,不敢直视。那是他唯一表现出怯懦和害怕的时候。那一瞬间,他的表情像个孩子,而他将他身边的******,当作了避风港。那是他唯一一次求助。却没有人能够帮助他。
  
  他爱他的母亲。他想念他的母亲。他不恨,不是因为不想恨,而是因为无法恨。母亲美丽而智慧,却是他这悲剧一生的始作俑者。他无法从对母亲深深的爱里自拔,也就无法恨,最终,他不得不将自己毁灭。
  
  这是一个冰冷的需要温暖的破碎的灵魂,却终其一生,也没有人拥抱过他。
  
  但愿,在他伏法的那一刻,能够得到真正的拯救。
  
  但愿,在他长眠的那一刻,能够重回母亲的怀抱。
  
  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