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金戈铁马去——评《高纬度战栗》邵长水

夏七月


  《高纬度战栗》的剧本写得非常好,情节紧凑一环扣一环,人物塑造得也立体丰满,是难得的优秀作品。
  
  第一集,劳爷在跟赵五六吵架,一个人影在昏暗的走廊里,手里拿着档案袋,一个半转身,我就认出来是王志飞。舞台剧演员的形体功底真不是虚的,举手投足都很讲究,让人隔着镜头,无需看到脸就能认出这个人。
  
  邵长水是传统的******形象,正直、善良、忠诚、坚持原则、宁折不弯。他是兢兢业业的地方分局副局长,与妻子两地分居却毫无怨言。他嫉恶如仇坚持正义,绝对服从命令和纪律。
  
  就是这么一个传统的守纪律的好******,后来偏离了遵守了三十几年的原则轨道。为了劳爷,为了正义,他选择了违反纪律。这对他是非常艰难而又自然而然的转变,作为一个经历过风雨的******,他在调查劳爷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地被震撼着,自己心底的轨道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走向另一个方向。
  
  片中有两段让我印象深刻的独白。第一段,是邵长水在赵五六办公室义愤填膺地控诉劳东林的所作所为,声音铿锵,语气坚定,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镜头也切换得非常有气势。这个时候,他恨劳爷是******队伍里的蛀虫,他想让他受到惩罚。
  
  第二段,是邵长水答应帮助劳爷,去找饶上都谈话。这一段独白在第九集下半部的11分06秒,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来回看了至少有十遍。非常喜欢这段独白,王志飞的语气里带着一点懒散,却丝毫没有减少应有的威严。这个时候,他已经转变了,觉得劳爷是值得信任且值得为之付出代价的。
  
  王志飞最为让我惊艳的一段表演,是他卧底查枪贩子那一段。这一段的开始也是在第九集,是在结尾处。歌厅的包间里,镜头一转,就见原本英气勃勃剑眉星目的邵长水坐在沙发上,膝盖顶在一起,手放在膝盖中间,头上戴着一顶毛线帽子,低着眼睛,死气沉沉,完全没了任何气势,活脱脱的一个颓废男子。
  
  他出门接了电话,见到马晓伟的身影,立刻又恢复到了邵长水的气势,后回到包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再看不到邵长水的任何蛛丝马迹。姑娘们搀着装作烂醉如泥的他出门时,他见到了劳爷,抬起眼睛看了劳爷一眼,又醉得倒了下去。最为精彩之处在于,他抬起眼睛的那一瞬间,眼神异常清亮毫无醉态,非常神采奕奕,那眼神里充满了信任,只一闪而过,却让人印象非常之深。
  
  相信很多观众都记得,邵长水抓枪贩子那一段戏。他坐在马路边上,一副颓废相,任谁也看不出他是个******,却在发现嫌疑人的一煞那变了眼神,那双眼睛立刻从一潭死水变得凌厉异常,转瞬间他就掏出枪追了过去,真真像个毙敌于无形的高明剑客。
  
  劳爷的突然去世给他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却也带给了他更大的动力。他开始怀疑身边的所有人,包括劳爷的大徒弟赵五六。赵五六愤怒地揪住他的领子把他钉在墙上时,他几乎是用胸腔里的所有怒气吼出了五个字——我不相信你。那是他的顶头上司,是他原本信任的战友。邵长水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虽然精于专业却有些一根筋的年轻******,他在劳爷的影响下变成了一位能够为了伸张正义忍辱负重的******。
  
  邪,自然是无法压正的。最终邵长水把事情查了个水落石出,他接替了劳爷的位置,也接替了劳爷的遗志。结尾之处,一身笔挺警服的邵长水,站在蓝天白云下庄重敬礼,向劳爷,向人民,向国家。
  
  他是第二个劳东林。他明白,他今后的路,就像劳爷说的一样——是一条悲壮的人生路。
  
  每个人都相信,他绝不会后悔。
  
  只愿金戈铁马去,哪怕马革裹尸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