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代一双人——评《咱爸咱妈六十年》高树江

夏七月


  平心而论,这部戏并不精致,三十八集的篇幅装六十年的故事,节奏难免显得过快,有的情节显得突兀。制作上也欠精致,感觉有些赶。但这部戏的两个主角写的非常精彩,我想,如果没看过电视剧,只看剧本也能看到整个人物的个性和特点。从这个角度讲,这个剧本是成功的。
  
  在看这部戏的时候,我一直在想,高树江怎么就能这么鲜活,怎么就能这么活灵活现?三十八集看下来,我一会儿大笑一会儿难过一会儿生气一会儿感慨,不断地想起自家的爷爷,他也是这样,头发白了还在整天工作,每日《人民日报》《参考消息》一张不落,《新闻联播》是必看节目,绝不为了私事动用公家任何资源,一生所为完全为党为国家,我等小辈敢说我党一句不好,立刻会遭到迎头痛击……高树江生于1923年,只比我爷爷小六岁。亲爱的爷爷们,你们如此长寿,是我们这些做小辈何等的福气啊
  
  高树江耿直朴实,心心念念只有为党奋斗这一件事,他一生人品端正,光明磊落,心怀坦荡,只记得别人的好,而总忽略别人的不好。他竭尽所能地帮助别人,经常为此放弃自己和家人的利益。
  
  他的儿子曾经说他不是个好父亲。他为了六连的战友,让大儿子放弃了进城的招工指标;他为了服从国家分配,逼着二儿子下矿井挖煤,导致他无法复习功课参加高考;他为了不占国家便宜,让小儿子和女朋友两地分开十几年……
  
  可是,他真的不是好父亲么?他节衣缩食,只为农村的大儿子过的能好一点;他口口声声说不认援朝,可总在没有人的时候拿了他的家信偷偷看;他一个人不厌其烦翻山越岭地找人给小儿媳妇写证明材料,最后终于把她办回北京……为了孩子的前途他跟心爱的妻子离婚,妻儿回京,他站在山坡上的羊群里,眼睛里无尽的爱恋和不舍,孩子们你们都看到了么?
  
  一的父爱都是默默地挥洒,尽他所能地去爱他的儿孙们。对儿女们的严厉,对孙子们的宠爱,寄托了他多少情感多少爱,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高树江如此纯粹,如此忠诚,他的每一份情感——对党,对国家,对妻子,对家庭,对朋友,对孩子——这每一份情感,都是万般纯粹干净的,日月昭昭,不见一丝阴霾。
  
  他是一座山,一辈子活得顶天立地,宽厚的肩膀担起了无数的责任却从没有过一句抱怨。浩劫十年,他受尽委屈,却能在逆境中自得其乐。砖窑里他灰白的头发,羊圈里他破烂的棉衣,都挡不住他灿若阳光的笑容。多少年之后,他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可眼睛里却是永远不褪色的光彩。当两鬓斑白垂垂老矣之时,他默默地选择退出,哪怕寂寞,哪怕失落。
  
  英雄也有迟暮时,白发苍苍的高爷爷回头再看自己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在自己住了四十几年的老房子里踯躅着回忆一幕一幕的往事,那个时候,他挺拔了一辈子的脊背有些弯,他坚定了一辈子的脚步有些蹒跚;那个时候,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也老了。
  
  他和妻子的感情,犹如他们的家乡一样,朴实无华。白玉兰是我敬佩的女性,她善良细心,她刀子嘴豆腐心,她执着勇敢,她能够毫不犹豫地为丈夫为家庭付出一切。他们之间的爱情,说感天动地也不为过。青葱少年到白首不相离,中间多少沟沟坎坎,多少坑坑洼洼,都这么手牵着手走过来了。两个人离休之后,他拉着她的手,说:“不是书记了,老两口拉拉手怎么了?”她笑了。
  
  那一笑,穿过了多少时光多少尘埃,一望,就望到了几十年前的青山绿水。
  
  当整部电视剧结束的时候,镜头向远处拉,我忽然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匆匆逝水,急急流年,六十年转眼过去,意气风发的高区长遇到了风华正茂的小疙瘩,彷佛就发生在昨天。他脾气急,大嗓门,她脾气也急,也大嗓门,两个人就这么吵了一辈子,闹了一辈子,相扶相携了一辈子。
  
  高树江说:“爱情就是你跟我,绑在一起。”
  
  几百年前,纳兰容若便为他和白玉兰这样的人们写了一句绝妙的句子:一生一代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