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下面流动着火——评《案发现场》陈冰

夏七月


  ******一直是荧屏上长盛不衰的形象,从小到大,看过很多反映******的电视剧,最喜欢的就是王志飞塑造的陈冰。因为陈冰这个******太过于与众不同,完全颠覆了以往影视作品中的******形象。
  
  传统的******形象是硬朗的,讲话铿锵,行事硬气,可以大大咧咧,可以不拘小节,可以几句话不对就雷霆大怒,也可以看到犯罪就双眼冒火……简而言之,他们几乎清一色都是硬汉。我也习惯了这样的******,所以在看到戴着眼镜一身书生气的陈冰时,我有点愣。
  
  开场陈冰就被局长下了死命令,可以采取特殊手段,不许捅娄子,他的回应只有一个“我明白”,声音不大,语气很轻,但丝毫未减自信和坚定。我更愣了——******是这样的吗?难道不该是一声中气十足的“是!!!”才能表现出他们的男人气和信心吗?我至今还记得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推了推眼镜,自言自语了一句“有意思啊”,当时感觉陈冰那一声回应和他转身就走的利落架势,完全把人震住了。没什么山崩地裂,没什么豪言壮语,可怎么就这么有力量?!
  
  陈冰身上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气质,他清清淡淡,可力量无穷,好像太极,以柔克刚,将袭来的强大力量一一分解。他习惯于先思考而后行动,行事不疾不徐不操切,永远处变不惊。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没办法让他动怒,他连高声说话的时候都少之又少,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柔和的,哪怕是在审讯室里。他内敛低调,讲话声音很轻,咬字却非常清楚,表述简洁从不拖泥带水。他看似轻描淡写的举动,几乎都能牵出各种各样的线索。就是这么一个温和的人,一个看似与犯罪和凶案格格不入的温和的人,却总是能敏捷而准确地找出案情的突破点。
  
  陈冰很淡泊,颇有些笑看风云的味道。剧集中一个身患绝症的雕塑家在被调查的过程中评价陈冰说:“你是一个天才的侦探,而且,你有很好的轮廓。”这么直接露骨的称赞,换成另外一个人可能会尴尬或者躲闪,至少会道个谢,可陈冰的反应只是轻轻向上牵了一下唇角,露出一个几乎微不可查的笑容,一笑而过。陈冰就是这么一个人,彷佛大喜大悲跟他无缘,想到陈冰,就似乎看到有那么一个优雅淡定的便衣******,独自站在阳光里笑得轻浅从容。
  
  如果是从前的******形象都是火一样的硬汉,那么陈冰就是一个冰一样的******。他可以前一秒钟笑容可掬地亲自端一杯水给嫌疑犯,在对方放松说出百般隐藏的事实后,眼神立刻就冷得结了冰,坐在他对面的人瞬间被冻住,再也无法狡辩。他有一种力量,平时没人能看到,却总是能感受到来自于他的强大气场,好像一座冰山,你能看得到一角,却永远也不知道海面下还有多少力量。
  
  陈冰说,他只喜欢喝白水,因为水最纯粹。实际上,陈冰就像一杯水,万般纯粹。不记得是从哪里看到过一种说法,纯粹的人比执着的人更加有力量。我想,这样说,是因为纯粹的人此生只有唯一的一个信念,而他为了这个信念而生。为了这个信念,他可以不顾一切。他无法被收买,无法被威逼,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地维护他的信念,忠于他的信仰。
  
  一般而言,陈冰这样的谦谦君子都会尊重女性,但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疏离和造作。可是陈冰却没有,他一切彬彬有礼的行为或者举止,都非常亲切自然,让人感觉到,这些礼貌一部分源自于他的修养,还有一部分源自他的情感,这就是陈冰的独到之处吧。
  
  陈冰的思维是非常细致缜密的,而且他相当之有耐心,为了一个细节,他会无数次地推敲判断,想象出一切可能。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他能把一切都考虑周全,他会圈出一个范围,只在这个范围内安排事情,而绝不会大包大揽地指点一切。与其说这是队长与队员的关系,倒不如说是团队默契的合作。这样的周全不会让人感觉到通常会有的压迫感,这是陈冰的另外一种体贴。
  
  这部戏里陈冰这个人物,实际上并不仅仅是“陈冰这个******”,更大程度上是在说“陈冰这个人”。尽管这部戏大多数篇幅都在写案情,却没有遗漏该有的人性化的部分。工作上的陈冰睿智冷静,工作之外的他,乐观向上又带了一点孩子气。
  
  孩子气是个很大的亮点,寥寥几笔,就把案发现场中冰山一样沉稳的陈队爱笑可爱的一面表现了出来。比如他黑了王小光的电脑,得胜孩子似的笑;比如他非工作时间聚精会神地打CS;比如他扬言要扣掉黑他电脑的王小光所有的奖金……对于******队那些年轻人而言,陈队是师长也是兄长,某些时候,陈队还是哥们。
  
  陈冰是个近视眼,可这并不妨碍他枪法好。他是左撇子——至少他开枪的时候,从来都是左手。医学上讲,左撇子通常反应迅速且判断准确,非常符合陈冰的个性,不知这是不是王志飞注重这一细节的原因。
  
  陈队是冰,心中却燃着无限热烈的火焰,他的乐观和信念感染着他身边所有的人。而他的对手们,那些罪犯,无论面上是如何热烈,心中都是冰冷异常。权势、钱财、女色、恋情……那些寂寞的男人和女人们,在或者平凡或者高高在上的社会里,演绎着各色各样不同的戏码。
  
  陈冰,应了我喜欢的某作家说过的一句话:冰下面流动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