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梦闲人不梦君——评《十万人家》沈万家

夏七月


  《十万人家》是一部很考究的电视剧,跟一般的商战片不一样的是,这部戏带着浓浓的文化味儿,它描写的不仅仅是一群商人和一群政客,更重要的是,这群商人和政客都是钱塘镇的人。这是故土的味道,是江南的味道。不一样的味道。
  
  这部戏里的很多细节都是用了心的,比如董事会上用以表决的玉,比如一家子吃饭的时候用的一米长的筷子。
  
  跟这不一样的商战戏相辅相成的,还有一个跟一般的富家公子不一样的沈万家。
  
  沈万家是一个鲜活而个性突出的人物,他有头脑,有魄力,他聪明执着,有着与他年纪不符的单纯和天真。他是一个另类的富家子弟,身上没有丁点铜臭,干净得让人吃惊。
  
  沈万家让我感受最深也是最吸引我的,就是他身上的孩子气。他会在船头躺成一个“大”字,会缩在楼梯角落里给同春打电话,会在喝醉了之后放人鸽子……
  
  剧集开始不久,他把科研中心的运营资金借给二哥,二哥不肯还,这个大小孩环视一圈,抄起一个硬质塑料模特就往二哥心爱的模型上砸,那个架势,如果不是二哥手疾眼快,他真能砸得下手。后来,他还跳上二哥的老板台居高临下地指着哥哥问:“你还不还??”看到这一幕,真是让人忍俊不禁,这哪里是个年近不惑的富家小开,简直就是个五岁刚过的小男孩。
  
  他和发小兄弟情深,是哥们又是对手。哥们抢了沈氏集团的蚕茧,他气得去踢人家奔驰的车轮。几百万的货物,两个人居然是一局台球定胜负,最后球技高超的沈万家把订单揣进了兜里,完全不像生意场上的对手在打擂台。
  
  他孩子气,可是他并不缺乏一个商人的胸怀和远见,也并不缺少一个优秀成熟男人该有的品格和德行。父亲评价这个小儿子的时候说:老三万家,有良心。对于老父亲而言,精明的头脑和杰出的魄力,都比不上这两个字——良
  
  万家对得起父亲这个评价,他是有良心的。他在父亲的葬礼上,向蚕农承诺生死与共;他在二哥开除二百名女工之后,将她们全数接收。他在大哥跟那十万人家解除合同之后,把他们的订单全部接盘。
  
  他不是享乐派,他可以是西装革履的公司老总,他可以是跟属下挤在宿舍里喝啤酒吃花生的哥们,他也可以是蹲在路边吃盒饭的普通人。他说,当得老板,睡得地板。
  
  这个有些孩子气的斯文男人,让人讶异地想用忠肝义胆这样的词去形容他。他忠于理想,忠于父亲,忠于家庭,忠于兄弟,忠于亲情,也忠于爱情。他讲义气,对朋友,对属下,对他所面对的所有的百姓,乃至对手。
  
  爱情对于沈万家而言一直是个微妙的存在,从一开始他和妻子之间的矛盾到后来与初恋情人重燃爱火,到最后与妻子重归于好,他经历了一个从梦想踏入现实的过程。
  
  我一直相信他是深爱韦绢的,只是他不自知。韦绢说他们的婚姻是父亲的愿望时他眼中的震惊和受伤,韦绢提出离婚之后他脸上的愤怒和不舍,到后来他的蚕宝宝吐出不褪色的彩丝,他第一个通知的不是自己当时的女友同春而是韦绢……
  
  韦绢是一个深情到骨子里却不肯承认的女强人,她把自己武装得毫无缝隙,谁也不知道她会在暗夜里一个人偷偷地哭。她深爱万家,却不知如何表达,总会在两人相处的时候不小心引燃了导火索,在万家面前,她就像一个周身都长满刺的人,不管怎么相处,都能把他刺得遍体鳞伤。她不愿意,可是她没办法。但她终究是爱他的。因为深爱,她才会在事情牵涉到万家时不镇定;因为深爱,她才会在离婚之后祝福万家和同春。
  
  如果一定要形容这一对,那么,只能用冤家这个词了。
  
  同春是他最初心动的姑娘,就好像他说的,他很想用黑板擦把她擦掉,可是心都擦疼了,也擦不掉。那是轻狂少年的第一次萌动,又怎么可能被岁月磨去光彩?这样一段尚未开始的感情,到了任何时候都会让人向往,到了任何时候都是五光十色的、
  
  但生活毕竟不是故事,过去的只能过去。万家还是原来的万家,同春却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同春。回头看看,一路走过来,他们爱的,究竟是那时年少春衫薄的梦,还是梦里的那个人?抑或是,自己心底里那份从未开启过的少年时代的不能称之为爱情的爱情?
  
  夜来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