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发现场】由陈冰说开去

篪子


  ******大队队长,专家型******,青年才俊。
  
  这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人物。我们知道景岚念的医科大,有一个分了手的男朋友,知道宋队是退役军人,刘局与他与孟非曾经搭手,但是对于陈冰,只知道他是******大学的硕士生。
  
  我一直在想温润如他,硕士读的是什么系。刑侦?不像,真不像。当然了,他也并不像一个******。而又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普通市级******大队大队长去英国开会,如果瞎想的话,一定无边无际。
  
  剧中的陈冰,温和,冷静,睿智。他喜欢笑,很轻却让人安心。他儒雅淡然,却用一个眼神便足已让刚刚还猖狂叫嚣的证人老老实实地坐回去。 ;
  
  说实话,陈冰是不好演的。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在整部剧中,他没有一次失态。没有失态,就难以表现出演员的入戏程度。通常情况下,在情绪起伏波动不大的角色身上,一旦有波动,演员便很容易过火。而此处,就见得老大的功底。
  
  我不知道是我神经过敏还是老大有意使然,凡是案情中牵扯的孩子的,陈队情绪总会有微妙的变化。
  
  在井底发现死孩子的那一集,面对赵欣和唐辉,他虽然语气轻松地说着玩笑似的话,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容。这很少见。在普通的剧集里,他往往是不笑不说话的。
  
  这之后,根据赵欣的说法,他手头不止这一个案子。况且对于******,查找一个尸体的身份也必然不是最重要的案子,可是在赵欣踩空掉下去的时候,他却鬼魅般的出现(说实话吓到我了,可怜的唐辉)他是不知道唐辉和赵欣也来了的,那么他到这里的原因就是——在那种时间,那种地方,他想一个人下井。
  
  破了案,面对痛哭的女人,他的目光竟然是散的。这对他很少见——即使在沉思时,他也总是定定地看着某个地方,可这一次,他只是窝在椅子里,没有表情,没有话,目光茫然。
  
  假作真时一集,他的情绪有少许的失控——极小极微,仅仅是与他个人相比算得上失控。包括在宋成栋说他们以前从未出过纰漏时的抢白,也包括水落石出时对犯人审讯少有的激烈。
  
  他站起来,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声音带了些颤抖的质问。我猜想,他的愤怒并不源于李汗青的欺骗,而是源于父亲杀害母亲后,那个年幼的孩子将如何。
  
  所以,才会在李汗青猛地抬头问他的儿子在哪儿时,生生刹住,只剩下一句声音极轻的话“政府会照顾好他的”,才会在李汉青见儿子最后一面时,嘱咐身边的人“把他手铐打开”。
  
  佐证很多,不一一列数。
  
  即使是这样的情绪波动,也被角色本身的性格——理智,温和,冷静,淡然所牢牢******住。这对演员来说是一种极压抑的感觉,要有喜怒哀乐,却不能过火,要张弛有度,而这个度又要由自己把握。
  
  在整部剧里,甚至很少听见陈冰大声说话——让我们刨除那些喊话的情节,他的声音总是极轻缓的,不紧不慢,不卑不亢。
  
  这就带出我的第二个推测——他是不是学的犯罪心理学。在我印象中,似乎那种气质,与常人面前的陈俊威,有某些相似之处。
  
  话说回来,我仍然认为,在有关孩子的细节上所承载的厚重情感,是老大有意为之,那是属于陈冰的悲悯,也是老大的善良。人说志飞戏中细,他的细节,禁得住琢磨,也需要琢磨。他的一个笑容,一个眼神,都是戏。
  
  忘记那位前辈说过,演员有两不好演。其一,随时失控。其二,从未失控。我看飞剧不多,这随时失控倒是没能找到——却想起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妖孽龙文章,赋予他灵魂的是段奕宏。而从未失控,我只见过陈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