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推船移心不移——我看钮五阳

枯叶蝶


  看这部戏,开头完全是冲着黄觉扮演的男一号齐彻去的,杨恭如的美貌当然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可是当我看见王志飞扮演的男二号,富家公子钮五阳出场的时候,一句话登时在脑海里炸响了——“这哥们儿太帅了!”然后就把前面两条理由抛了,把看王志飞的演出当成了首要理由。
  
  钮五阳这角色,说混,也是挺混的。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却不在正经生意上下工夫,父亲恨铁不成钢,他却乐得逍遥自在,在上海进******进堂子,无所不为。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男人,骨子里对爱情和亲情却有着近乎执拗的坚持——天下人都瞧不起的上海名妓林墨琴,他偏偏三番两次为她挺身而出,甚至丢了性命也九死不悔。对于妹妹方丽和曼蝉的婚事,作为二哥的他也没少操心。虽然他有点儿花心,但是对于妻子和女儿,他从来没有抛弃过属于自己的责任。这是一个矛盾而可爱着的人物,他身上既有封建思想,又有着对变革的向往,既会拿了家里的钱给相好置府邸,又会不顾风险地支持******事业。这个角色虽然不务正业却有着相当高的情商和智商,让人为他摇头的同时,又忍不住发自内心地为他喝彩。王志飞塑造的这么多角色里,我以为,这个角色是最出彩也是最丰富的一个。
  
  钮五阳这角色,出场的造型很拉风,西服礼帽领带马甲墨镜,加上一头抹了艾思康的“秀发”,经典的上海小开形象跃然眼前。他一出场就因为喝花酒误了接站时间,结果被调查宋教仁案的人拦在车站外边,没见到自己的亲妹妹。接着,他又为了名妓林墨琴大闹密韵楼,军阀蔡鸿昆把枪顶在他脑门儿上,他眼皮都不眨,无所畏惧地宣称绝不让步,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一段表演,王志飞演得让******呼过瘾,那股子“帅”劲儿,估计也就是他能演绎得如此到位,别人可是再不能了。
  
  不过乐极生悲,蔡鸿昆不是好惹的主儿,他买通了太湖老虫岛的土匪绑了钮五阳的票。这下钮五阳可算倒了霉,被五花大绑,连鞋都没穿,蓬头赤脚押到土匪头子六指头面前。本以为他该大呼救命才对,不料他话里话外依然置生死于度外,还顺带把土匪头子的女儿蓝凤调侃嘲笑了一把,虽然被她痛打一顿,到底还是说明他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和硬气。
  
  土匪头子知道钮家势力大不好惹,于是跟小头目肖晃商量放人。不料救过六指头一命的钮家大少奶奶之仆人毛狗找上门来,点名要六指头杀了钮五阳。钮五阳听到肖晃报信,谈笑自若,跟俩土匪畅谈一番风花雪月之后,只求自己死了让远在上海的墨琴格格给自己的坟前烧柱香。这让肖晃打心眼儿里佩服他,于是跟六指头商定计策,决定放他一条生路。
  
  钮五阳这回被绑票,是他生命中第一次直面死亡,他临危不惧的个性,实在不像一个养在妇人之手的纨绔子弟。九死一生的他回到钮家,已经决心守寡的媳妇大喜过望,一家人重又团聚,可是,钮家的一场风暴,也在绑票风波平息后拉开了序幕。
  
  一家人别后寒暄的戏份姑且不论,单表钮五阳和钱惠一块儿洗澡这段戏。记得齐彻和钮方丽和五阳在上海聊天,方丽说小时候府里的丫头都叫五阳做二哥哥,这充分说明了五阳这个男人是有着一点贾宝玉的性格特色的。果然,一段关于守寡和再嫁的话,体现了******二人价值观的不同——钮五阳认为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不能委屈自己,再嫁是为了追求后半生的幸福,他也清楚自己的缺点,叮嘱妻子如若再嫁,千万不要找一个自己这样“不回家的男人”;而钱惠的爱情观则十分传统,除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有四个字,那就是“从一而终”。一场磨难拉近了******间的距离,两人在木桶旁相拥的那一幕,不由得让人怦然心动——人生若只如初见,让美好的时刻停留下来,该有多好?可惜,天往往是不随人愿的,钮五阳这辈子,注定逃脱不了桃花运的纠缠,这也许就是他那双长着修长睫毛的桃花眼决定的吧?
  
  桃花运真的来了,墨琴听说五阳的死讯,悲痛不已,决定到南溪为他哭灵奔丧。听说上海的名妓驾临钮府,府中各色人等都有些惊慌。方丽担心哥哥故态重萌再遭意外,钱惠则担心丈夫好不容易亲口对自己许下的诺言轻易落空,而钮家的老爷和二太太则告诉五阳,如果喜欢这女人,可以找个小公馆把她养起来,但是绝对不允许她进钮家的大门。钮五阳眼看就能鱼和熊掌二者兼得,但是他却丝毫不稀罕父母施舍一样的允诺——在他看来,格格是世界上最圣洁最高贵的女人,自己这样的凡夫俗子可以爱她,如果娶了她又无法让她自由快乐,那就是对美人的亵渎。墨琴的爱情观倒是跟五阳类似,所以她听说五阳不娶她的消息并未生气,两人照旧花前月下,柔情缱绻。看着两人四目相对时温柔迷离的眼神,我在心中暗暗感慨,果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两人在命运的捉弄中走了好长的路,最后才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算是上天的慈悲呢,还是残忍?
  
  跟方丽和胡德林的感情一样,钱惠和钮五阳的感情也只是青梅竹马的亲情,并非电光石火的爱情,有时候爱情是无条件的,我爱你,与你的一切无关,只和你本人有关。如果不是害怕家里反对,五阳也想放钱惠自由。可惜的是,钱惠终归是江南小镇大户人家里的金丝雀,在鸟笼里关了太久,已经飞不出去了。而墨琴,则代表了五阳所向往的一切,高贵,美丽,骄傲,自由,每个字眼都是自己那么喜欢和渴望拥有的。《飘》里那段话怎么说的来着,只有相似的人相爱,才能拥有幸福,诚哉斯言!
  
  钮世诠处于企业利益和前途考虑,聘用齐彻做了浔泰丝厂的大掌柜,消息传到钮五阳耳朵里,他当然多少有些不自在,往丝厂找齐彻理论的时候又恰好碰上他和方丽在卿卿我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真想当这个丝厂的大掌柜吗?恐怕未必。他要争的,他在乎的,无非是自己这个实际上的长子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和作用。一个外人来当了大掌柜,这不是父亲明摆着在说他没用吗?他心里是很在乎这个严厉的父亲的,了解了这一层,你看这场钮五阳对齐彻找茬的戏,才不会觉得他是在无理取闹。他的确没有道理指责齐彻,与其说他在生齐彻的气,不如说他是在生自己的气——你以为他没有事业心,只知道吃喝玩乐吗?错啦,作为一个三十大几的男人,他是很在乎人家当不当他是个顶门立户的爷们儿的。
  
  钮五阳伤心了,脾气发完,他赌气要回上海,在他心里,这个家里名义上他是长子,其实什么地位也没有,什么话也说不上,大家都当他是纨绔子弟,败家子,没有人瞧得起他。听说丈夫要走,钱惠以为他又是因为上海那个名妓的缘故,叫了陪房丫头梦蚕去“伺候”二爷——其实就是想给五阳找个姨娘,拴住他的心。
  
  五阳是最尊重女性的人,又接受过新思想的熏陶,哪里能吃这一套?他大发雷霆,指责钱惠在糟蹋服侍她这么久的黄花闺女。梦蚕的一番说辞和钱惠的泪眼触动了五阳心里最柔软的角落,他忽然意识到无论这个家族里其他的人怎么看他,无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怎么想他,在一个人的心里,他永远是最好的,最值得信任和依赖的——这个人就是钱惠。钮五阳想起远在上海的格格墨琴,不由得心下怅然,他很清楚,自己跟这个女子是没有结果的,可是没有结果,就能阻止心中的情愫滋长繁衍吗?不可能啊,爱本来就没有理由,也不是所谓的理性能够彻底约束得了的。那么,就按照古诗上说的,“不如怜取眼前人”?他又心有不甘。眼前的钱惠,无疑是很好很好的,可惜,并不是他的那杯茶,纵然她再怎么在乎他,再怎么关怀他,两人之间也不过是青梅竹马建立起来的亲情,不存在一点点的心动和爱情。钮五阳这个人潇洒得很,唯独在爱情和婚姻上,他怎么也潇洒不起来——一个是你最爱的人,一个是最爱你的人,你选哪个?这个问题摆在面前,任是哪个怜香惜玉的男子汉都要束手无策的。
  
  他仍旧对钱惠说,我要对你好。只是这样的许诺,他也清楚不过是一时的感动所致,当不得真的。有时候女人真是很傻的,会为男人的一句话痴痴地守上一辈子,钱惠就是这样痴心的女人。
  
  在这一段三角恋爱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有一个无论怎样都会伤到彼此的两难选择。看到片子结尾,钮五阳同时接纳了两个女人,屏幕前的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也许,在那个年代,钮五阳和钱惠、墨琴,还有他的两个女儿,都没有更好的选择吧。
  
  钮五阳醉酒的那场戏,那段京剧念白算是神来之笔,王志飞念得特别有味道,醉态和风流兼具。接下来自己往水缸里扎的戏份,体现了钮五阳性格里“莽张飞”的一面,当然,个人认为他的这段“闹剧”还是挺可爱的。
  
  钮五阳跟齐彻到上海送货,在好世界舞厅遇上了林墨琴,她正跟郑汝成在一起。五阳自然是醋意横生啦,不过,碍于在场宾客太多,五阳也得顾及自己的绅士风度,所以就语含讥讽地敲打了郑汝成一番,又请墨琴跳舞。
  
  不得不说,这段舞,王志飞跳得简直是太帅了,姿态优雅,步法娴熟,四步和探戈都演绎得近乎完美。想起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王志飞毫不谦虚地来了一句“我就是专攻交谊舞的”,那股子“拽”劲儿,倒是有几分戏里钮二爷的意思。
  
  如果说跳舞这段体现的是钮五阳的帅的话,把蚕茧充作赔偿交给日本商行的决定,则完完全全地体现了他在生意上的纨绔和无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还一副我是大爷我做主的骄傲神态,让电脑屏幕前的我看了也忍不住替齐彻恨得牙根痒痒。从这个角度说,钮五阳的确是个败家子,即便再喜欢他,也不可能在这样的行为面前偏袒他。
  
  不过接下来,面对珍妮对齐彻过度热情的举动,钮五阳说的话又是十分可爱的,这可爱里还带着那么一丁点的霸气——“天下所有男人都有寻欢作乐的权利,就你没有,因为我妹妹爱你。”不管钮五阳在外头怎么犯浑,回到家,他永远是关心妹妹的好哥哥,这,也是我欣赏他的一个理由。
  
  方丽的婚宴上,五阳又一次为了墨琴跟******打出手,这次,是因为有人说墨琴是十块大洋买一个晚上的妓女。在他的心里,他对墨琴的爱,包括墨琴本身,都是不可亵渎的,谁要是亵渎了,他就要出手捍卫。婚宴快散的时候,他又赶到肖家废园安慰齐彻,并且鼓励他要一直坚持下去,不要放弃对方丽的爱。他对齐彻说,就算有那么多人阻止我爱墨琴,我也不怕,我要一争到底,没人逼你罢手,除非你自己选择逃避。在对待爱情的态度上,五阳无疑是可敬的,他的痴情,他的坚持,他对爱情二字的理解,无一不是如此。他鼓励齐彻,其实未尝不是心疼自己的妹妹,作为一个哥哥,能够如此细心地体贴自己的妹妹,也实在是难得了。钮五阳未必是一个好的商人,但是他是一个好爱人,好兄长,也许就足够了,对他来说是如此,对欣赏他的观众来说,也是如此。'
  
  “你只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啊,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圣洁,最高贵的格格。”
  
  五阳是真爱墨琴,否则断不会在她受尽郑汝成的******,跳河自尽被救回后,说出这样的话。他根本不在乎墨琴是否失了身,他太爱墨琴了。爱到在家中对钱惠许下千般誓愿,一到了上海,还是为墨琴,不顾身家性命。
  
  墨琴是不在乎五阳有个钱惠这样的正房太太的,但是钱惠却在乎五阳喜欢墨琴。如果说五阳这个人物有什么缺点,那就是,他太想两全齐美,结果,却因为爱墨琴,一再地伤害钱惠。
  
  钮五阳犯的最大的错误,大概就是用妻子的陪嫁,给墨琴买了一座格格府。他不应该把一个女子的尊宠,建立在另一个女子的痛苦之上。这件事情,我自己也觉得,就算再是痴情,钮五阳也做得挺不地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