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树》 一颗柔软的坚果——愿上苍厚待坚韧善良而多情的人

萝卜


  有人说,批评是在用心,一味赞美那是慈善家。也有人说,赞美远比批评难,批评很容易显得自己高明俏皮又特立独行,可是赞美却总是难以把握“度”。我左右为难,左思右想,打算用一种诚实的、随心所欲的方式来写这篇东西。??主旋律电影我几乎没看下去过,多数又大又空,铿锵有余,人情味不足,像冬天袖手缩颈上大课。好恶这个东西实在难说,这次因为王志飞演,居然期待许久了……
  
  开篇是沧桑的。
  
  男孩很倔强:我答应过他的。我已经长大了!
  
  他踏上了探寻父亲轨迹的路,他寻访父亲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在心里一遍遍呼唤死去的父亲,期待通灵。他呆呆看着爸爸曾经躺过的床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屋里冷清极了,床上,还有父亲躺过的痕迹……父亲嘴唇接触过的水杯,他摸过的书,他喊过的自己的名字,在那男孩心中仿佛仍留有温度……他幻想着能够隔空碰触爸爸指尖的余温,他甚至穿越了父亲疲惫的心,走进他的灵魂世界……
  
  好戏不是片段和细节的累积,但我最后记住的往往是闪烁的细节,我总会被细节拖入甚至不舍得离开。那些细节也许细碎到不值得一提,却总会掀起我持久的不竭的念想。梳理这部影片,它一直匆匆忙忙的,长镜头不多,依赖长镜头的细节留下的也就不多。我想要把那些瞬间那些眼神打捞上来,定格,放大……
  
  ▲镜头1---
  
  上苍有时非常吝啬,而且喜怒无常。他赠与世人的礼物越是珍贵,收回去的时候也就越发仓促。“我遇到坎儿了……肝癌。晚期。”他稳稳的,清晰的说出那个骇人的词的同时,居然笑了一下,我心口被什么刺了一下,那笑……有点强撑,在两人目光交织的那一瞬间,他还在努力维系着他的镇定,可仍然泄露出一丝他罕见的脆弱和无助……疼……癌症,这个字眼,它忽然就横在了他和我们的面前,残酷地,不动声色地将结局写下,将他一颗好强的心,一生的短暂幸福踩在了脚下!从这一刻开始,那个好人,将一寸一寸地枯萎,那个总是笑容灿烂的人,那个总是想着别人的人,那个温柔敦厚的人,那个随时随刻发散着光和热的人,将一点一点黯淡熄灭下去……
  
  ▲镜头2---
  
  火车上,李林森窝曲在过道角落睡着了,容色黯淡,眉头紧皱。对于一个曾经那么爱干净,眼下又病弱至极的人,地上的脏污已经没有关系了……终于找到他的妻子哭着把他搂进怀中时,他很温顺俯了过去:“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他喃喃的温柔的安慰着妻子,昏睡中似已复归为婴孩……这样的柔软让我心痛,越是美好越让人难过……这个片段令人心碎,尽管它是温暖的。且享受这短暂的心照不宣的安宁……??写到这儿,我发现自己哭了……再能忍受痛苦的人,总有需要别人体温的时刻,总需要有个地方安放脆弱。
  
  ▲镜头3---
  
  背着父亲爬台阶那场,对那样一副躯体太残忍了,他终于挺不住跌到滚下楼梯,我揣测着他那种的感觉,该是一种带着腥甜的筋疲力竭……昏黄灯光下,我听到那个病弱而孤绝的男人不甘的压抑着的呜咽,那是对家人的歉疚。
  
  ▲镜头4---
  
  “我就是不想服输……”那嗓音,低微而决然,那眼神,里面蓄积了默默暗涌的悲哀和不甘,浸泡着很多欲言又止的酝酿与执拗。跟前面镇定微笑中轻吐‘癌症,晚期’的情形,真是鲜明的对比!换肝失败,排异反应剧烈,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肺部,不断咳嗽,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那道坎,他终究是跨不过去了……??厨房里有个场景,瞒过老父母,他很口拙的跟妹夫解释为什么不能马上还钱得容他缓缓-----令人倍感心酸。
  
  ▲坚忍与微笑
  
  确诊,换肝,遮掩,期望,排异反应,忍受,癌细胞转移,恶化……活着是那么的艰难。
  
  器官移植,这,象不象人鱼?用尾巴换来行走的功能,却必须忍受撕裂的剧痛。癌细胞带来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死或者活的问题,它是让人就算活着也仿佛身在地狱,它残酷到人连死的安宁和尊严都被夺走,连幻想和安慰都没有了,没有余地,只有绝境,它让最坚韧的神经也脆弱到一触即发。想想李林森去往死亡的一路风景,每一道关卡,生不如死的病痛,精神的恐惧,与亲人的离别……我们害怕死亡,害怕的不正是这些吗?所以,深想这个过程是一件很虐心的事儿。
  
  忍受病痛如同便饭,背后发生着什么,他如何独自熬过崩溃期,没有人知道,那样一条汉子,那样一颗在生死两极之间摆渡的心,被死神的黑色羽翼笼罩的阴影中,心里却还装着别人,不肯放下工作,还惦记着80多岁老村长住着漏雨的破屋子。他是多么的爱这人世间,我无法想像那又是怎样一种坚韧?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当他背过旁人时,眼神是黯淡的。支持不住了就找根柱子靠着喘息,意识到不妥又自嘲地掩饰,故作轻松地调侃,那个声音是那么竭力的掩藏着什么,修饰着什么,他在人前一直努力去笑。死亡的荒漠渐渐蔓延过来,他仍拥有谈笑的兴致和勇气,我想,这就是这个人的迷人之处,什么叫快乐?在他,就是掩饰自己的痛苦对每个人微笑。
  
  他的坚韧不可见而无处不在……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个成语用在李林森身上真是贴切,命运就是那翻云覆雨的手。没错,绝症本身远远算不上伟大崇高的悲剧,它只是被我们称之为"命运"的外部力量,可是一个人遭遇命运时做出承担与回应、他处于绝境时显露的品质和人性光辉,同样能够震动我心。
  
  一颗柔软的坚果-----这个标题和这些文字送给剧中的李林森。他容颜憔悴,他总在贫嘴,他既不潇洒也不帅气,他就那样没有修辞地、用力地、朴素地活着,也没有一束光从他背后射来,使其成为偶像一般激荡人心的存在,可是啊可是,他的人低过所有的尘埃,他的精神高过了所有的梦想,在人格的高纬度处闪闪发光。
  
  为什么这样一个人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
  
  光彩中有谦卑,脆弱中有坚硬----微笑与坚忍之间,王志飞拿捏的恰到好处!李林森这个人物所有行为的逻辑就因为这种恰到好处而有了超强的说服力。他用微笑制造了黯然悲情。可惜剧情没有说透,有很多深层的东西被忽略。王志飞尽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