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乾坤日月 多少爱恨情仇——电视剧《草根王》随感

旷谷幽兰


  喧嚣的市井,攒动的人群,威风八面的******,老谋深算的地痞,茶桌之上警帽之下的金钱交易……这一切与狄更斯笔下描写的伦敦市井何其相似。
  
  有一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如果不是成家茶叶铺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如果不是翰林府硬要娶喜如过门、如果不是喜如她爹太贪财逼着朱山去借钱,朱山的理想生活只怕就是在天津南市整天守着卦摊安安稳稳地混个小日子了。可命运偏就跟人拧着来。
  
  为了这两千元钱,朱山穿着向胡九爷借来的大褂,跟着自己往日的发小现时的警长刘尚文去查夜店。这一去不打紧,朱山就此成为一桩罪恶的替罪羊,一个冤案的主角。
  
  朱山含冤入狱,喜如的另嫁让他心灰意冷,吴大小姐费尽心思给他换来的自由也无法让他动心。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外面的世界已经失去了意义,远不如大狱清净快活。
  
  绝望的唯一好处就是无欲忘我。在狱中,朱山成了高买爷霍一手的关门******。
  
  六年后,朱山出狱传承了霍一手的衣钵成了天津高买的掌门人,他穿着属于自己的大褂行走于南市,人称朱山爷。
  
  中国有句俗语: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善良的人会再行善,作恶的人会再作恶。朱山没有立即着手为自己复仇,而是等到恶人们再次作恶才出手实施了属于他们应有的惩罚。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皆有报,这就是故事。一介草根胸怀家国情愫、侠肝义胆,他就是英雄。
  
  市井出奇士   侠骨见仁心
  
  青年朱山就是一卫嘴子----忒贫了。可贫嘴居然能够贫成经典,这也叫一绝呀!
  
  那袁五爷可是南市的一霸,提起来谁不是脑袋发蒙、腿肚子转筋呀。谁知朱山居然不怵,见着袁五爷就滔滔不绝地忽悠开了。可着这天袁五爷的心情特别好,又是六姨太引荐来的,耐着性子听了半天,实在搁不住朱山的这顿明里海夸暗里搬佛的。偏偏那袁五爷可是见过世面的,胡侃可不顶事。朱山急了,血气横涌、掏心挖肺地表白自己对成家的感恩和对喜如的感情,这激情一来正收不住缰呢,袁五爷却应承了朱山的请求。瞧见没,感情贫嘴不是任何时候都起作用,最打动人心的还得是真情啊。
  
  含冤受屈的朱山出狱后城府幽深,贫嘴的风范只用在刀刃上。
  
  天津卫胡子出身的新督军声称要清扫天津的盗匪,抓了很多高买行的兄弟。朱山让牛小丑买来了督军牛气哄哄到处显摆的“尚方宝剑”,然后拿着它亲自登门奉还。当着新督军、天津名士和报社记者的面,朱山爷洋洋洒洒一顿海天胡侃,随手还顺走了众人身上零零碎碎的一些小物事。督军一见大喜,放过了天津高买,委任朱山当了警署帮办并盛赞朱山为“栋梁之才”。
  
  打小朱山就有着一副仗义的爷们气概。想当年在贝勒府,吴翰林家的小少爷吴本正欺负了花匠的女儿喜如,就被小朱山教训了一顿,代价是一颗门牙。
  
  可这热心快肠、好管闲事的个性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他因此含冤入狱;也正是这秉性成就了日后侠肝义胆的朱山爷。
  
  霍一手对曾毛来说:“我收了你这几根金条,那我不就脏了朱山吗?他在******的枪口之下挺身而出,保护了你还保护了他们几个,这是他的天性也是他的心性。我看中的正是他这一点。”嘿嘿,这还得是******湖,眼毒啊!
  
  至始至终,朱山都是一身正气、恩怨分明的大老爷们。那句话一不留神就会从朱山爷的口中溜达出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他心里一直都念叨着翰林府的吴大小姐对他的好。小丑对吴大小姐不敬,朱山告诫小丑“说大小姐的坏话之前,我劝你先动动脑子,她可是我的恩人”;他告诉喜如自己不会伤害吴大小姐,因为“翰林府就这么一个好人”;他有意无意地透露给吴大小姐督军的弱点,吴大小姐借此保全了翰林府。除了尊敬,这也是他报恩的方式之一。
  
  朱山爷在喜如面前毫不掩饰对吴本正的仇恨,“要不是因为他,我就不会进监狱;要不是因为他,现在坐在我面前的就不是翰林太太;不是因为他,我干嘛要做这高买的爷。这个仇我应该忘吗?不会忘的。”
  
  对于其他的恶人,“不着急,慢慢来,一个一个来”。
  
  朱山本不愿意做高买的爷,拜霍一手为师乃是满门心思为了学本事复仇。他有着仁慈善良的天性,高买本事再大,师傅对他再好,高买毕竟也是贼。当师傅不辞而别将天津卫的高买交给他、高买的弟兄们不由分说对他纳头便拜时,他再一次感到了绝望。当初在狱中拜师时朱山就对师傅说过:“朱山以后就做一个行侠仗义的、有良心的贼”,而师傅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师傅要朱山带领天津高买行一起行侠仗义、良心不泯。为了师傅,为了高买行、为了高买行的众兄弟他必须承担这一大任。
  
  在朱山的带领下,天津高买行有了侠义的名声,尤其是国宝“绿天鸡壶”一案,令一向被人瞧不起的天津高买大放光芒,吴翰林大赞朱山为侠义之士。
  
  提起喜如,朱山满面的春风,幸福自豪地说那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对于一个孤儿来说,喜如就意味着他的家,他从没有想过会失去她。
  
  为了见喜如一面,朱山豁出命来逃狱,鞭笞的惩罚对于朱山来说不再是痛苦,能够见喜如一面即使搭上了这条命也值了。傻小子,不就是区区六年的隔空思念,犯得着赔上自己的一条命吗?朱山认为值,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也满足了内心的那份痴。
  
  听说喜如来探监,朱山兴奋的难以自抑,谁知见到的却是翰林太太,他如同被人一脚从云端踹下了地狱,一巴掌从赤道打到了南极。曾经以为永远存在、对他不离不弃的家瞬间土崩瓦解成了浮云。他愤怒,他痛苦,他不相信,他难以接受,他绝望……
  
  朱山爷在成家茶叶店门口遇到了喜如和儿子。面对喜如的关心,他面沉似铁、字字藏针、句句讥讽。“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不出监狱,就是因为你嫁进了翰林府当了翰林太太。我出来干什么?出来找谁呀?”一句话说的自己心下凄凉、双眼泛红,说的喜如伤心欲绝、泪如雨下。
  
  喜如找朱山希望他放过大小姐和翰林府,可朱山对翰林父子的恨和对喜如的怨令他愤而拍碎了茶盅,二人不欢而散。没有人比小丑更了解朱山的心,其实他根本无法不思念喜如。
  
  朱山娶了鲁桂花,出于怜悯、出于报恩、出于赌气,更因为看到了桂花就像看到了喜如。
  
  当年东方饭店客房的门一开,朱山就愣住了,一声“喜如”脱口而出。
  
  那出凄婉哀怨“苏三起解”听的人如痴如醉,即使身在大狱,朱山也可以从戏迷典狱长腾如贵那里领略到红伶小桂花的迷人风采。
  
  桂花嗓子唱劈了,从一代名伶沦落为受尽******的洗衣妇。
  
  朱山念念不忘鲁桂花在他借钱无门、走投无路的时候给了他两千元钱,这个可怜的女人将自己辛苦攒下的血泪钱悉数给了自己。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她,一定要对她好。
  
  朱山揪心愤懑地惦记着喜如,却不能与喜如真心待见,只得把一腔爱怜转移到了桂花身上。桂花受苦如同喜如受苦,他帮桂花如同帮着喜如,他的心里也因此拥有了一份虚拟的满足。
  
  大婚当日他对小丑说的那番话动情万分:“我恨不起来她,要恨我就恨袁五、恨刘尚文......桂花和别人不一样,她身上的良善没有死...... 我欠她的不只是钱,我欠她情......”
  
  婚后的桂花被朱山宠着、溺着、顺着,陶醉在幸福中的她恢复了往日的妩媚妖娆。可惜好景不长。刘尚文、瘸老段等人勾结,设计又将桂花拉下了泥潭。那桂花只想守候着朱山过着简单平凡的幸福生活,而这也变成了奢望。
  
  她愤恨、她哀怨,她牵挂、她留恋...........
  
  桂花看着朱山愤怒的面庞、喷火的双眼,她无地自容、羞愧绝望、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她疯了..........
  
  大戏院,桂花曾经是这里风光无限的青衣。如今她站在那高高的阳台上,身着美丽的玫瑰色戏服,容颜依旧妩媚,身段依旧妖娆,旭日下寒风中袅娜起舞、水袖翻飞.......
  
  可曾见过纷纷扬扬的六月飞雪,可曾听到空中传来哀婉凄怨的流水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