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记忆中穿着军装的你——致王志飞

方舟


  最近一次完整地看王志飞的戏是《大秦帝国》。白衣白马的商君从历史的尽头飘然而来,继而中国古代史中我最喜欢的时期在我眼前波澜壮阔地铺开。大秦崛起,奏一曲雄伟豪迈,青山松柏,唱一阕知遇情深。恍惚间仿佛穿越千古时空,所见之秦公与商君即是当时之秦公与商君,直至剧终还恍然若梦,甚至于忘却了这个商君其实只是荧幕上的一个化身。
  
  说起王志飞,他那些被人们津津乐道的角色数不胜数:温文尔雅的陈俊威,狡猾阴险的丁桥,豪放不羁的杜松山,风趣却充满锐气的童涛……当然,这些角色都非常成功、出色,然而在我心中却总依稀有一抹军绿,仿佛伴着起床号闪动在朝阳初现的晨曦里——那才是王志飞在我心中最难磨灭的形象。
  
  第一次看王志飞的电视剧是《突出重围》。剧中的那个思维敏捷、行动迅速、朝气蓬勃又略带着一股傲气的唐参谋再一次勾起了沉睡于我心中的那个绿色的军营之梦。军营,除了严格的纪律和单调枯燥的生活,更有飞扬的青春,雄伟的理想和多彩的人生。而唐龙就几乎分毫不差地诠释了这种人生——在和平年代的军营中依旧焕发着耀眼光彩的人生是那样令人羡慕不已!王志飞似乎是专门为军装而生的,我特别喜欢看唐龙穿着军装时的样子:帽檐儿下面一张虽然年轻却不失军人刚毅的脸庞,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虽然坐在电脑前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技术兵模样,可是穿起迷彩上了战场就立刻英姿勃发,虎虎生威,突击偷袭迅猛无比,军事动作毫不含糊。虽然看《突出重围》的时候我还在上中学,可是直到现在为止剧中关于唐龙的很多片段我还记忆犹新。在屡屡败绩的红军中,唐龙参谋是唯一一个总能给这令人沮丧的气氛中平添一些乐观气氛的人:比如假扮指路人员误导蓝军部队的进军路线,比如拿空钢盔伪装成战斗兵力诱使蓝方部队缴械投降,这些小成功尽管不能够扭转红军的被动局面,但是它们却仿佛是红军在黑暗中的一丝光亮,也就是这一丝光亮,在最后一场决定生死的演习之中化作一颗重磅电子炸弹拯救了红军。而才华横溢又带着一点儿桀骜不驯的唐参谋也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会懊恼但从不垂头丧气,失败只会令他的目光更加锐利,我特别喜欢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说话音调不高却充满信心,嘴角挂着只属于胜利者和强者的微笑。我心目中的军人正是如此:有挫不败的锐气,有耗不尽的斗志,还有那么一点傲视群雄的桀骜。
  
  再次看见王志飞在屏幕上出现是《蓝色较量》,那时我上大一,为了看《蓝色较量》大半夜还急匆匆从学校骑车赶回家,我从没对哪部电视剧如此热衷——当然对《蓝色较量》的热衷也有我的个人原因:因为王志飞饰演的海警艇长方舟与我同名。尽管自从知道我自己的大名时开始,我就不断地遇到各种和我重名的人,店铺,公司甚至楼盘,都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蓝色较量》中的方舟还是令我无比兴奋,甚至有点儿自豪——因为我的名字可以和王志飞扮演的军人联系在一起。
  
  和唐龙一样,方舟也有一股永不放弃的冲劲,性格中也有那么一种属于天之骄子的桀骜不驯。但比起身为参谋的唐龙,他更像一个武职军官,展现出更多的刚毅和勇武,这使得他和那身绿军装更为相称。他就像一只威风凛凛的小老虎,浑身都是冲劲。《蓝色较量》我看了很多遍,却始终都不感觉到厌倦。我喜欢看巡海时方舟拿着话筒喊:“中国海警,停车检查!”时的那种庄严神圣;我喜欢看他冲进毒枭汪克恩的老巢一把摁住汪克祥时那种凌厉的气势;我喜欢看他在悲伤时的理性冷静和他在追查案情时的锲而不舍。事实上,《蓝色较量》中令我激动的片段实在是太多了:方舟一出场时开着军用敞篷吉普的潇洒模样,包括他下车时的动作都那样地帅气逼人。第一次上艇的时候就熟练而又准确地报出舰艇的各项机械参数和乘员,场面真是令人热血沸腾。低声但又斩钉截铁地对汪克恩说:“我就该豁出去让汽车继续开,我要让你永远都呆在监狱里!”时的那种英雄气概。最后一集时只身抓捕汪克恩时的那一串连贯而敏捷的军事动作……那是只有军人才会有的阳刚,坚毅,和勇气。包括他的每一个敬礼,每一道目光,都无时无刻不传达着军人的信息。我理想中的军人正是如此,无论何时总能让人感觉到安全和力量,无论何时都有消磨不尽的锐气和勇气,还有那无畏的英雄气概,让军人这一特殊的称谓焕发着神圣的光辉。因此尽管《蓝色较量》没能够热播,剧情中也有些地方存在硬伤,但我独爱之如一,只因为王志飞所表现出来的军人的光辉,是任何瑕疵都难以掩盖的。
  
  这两部电视剧后,王志飞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和军营、和迷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尽管后来我又看了他许多的作品,看他演工人、商人、甚至古人,尽管这些形象中有许多都非常成功,我也很喜欢,但是蓦然回首时,那个穿着军装的年轻军官却总像站在清晨的朝晖中向我回首微笑,眼神中带着无比的自信,还流露着一丝傲气。每想起这些,我就仿佛呼吸到清晨那带着青草芬芳的清新空气,仿佛听到起床号精神饱满的声音,仿佛看见列队的战士和战车,仿佛看见战舰正驶进朝阳的光辉……忽而又感到一丝怅然若失:不知已经多久没有看见王志飞这样的形象了,而当岁月渐渐流逝,王志飞也将慢慢不能再适合那种初出军校的年轻军人形象,唐龙、方舟,或许将就此变成记忆,但那种朝气蓬勃,那种胸有成竹,那种锐不可当,还有那种带着一点叛逆的桀骜却早已令我无法忘怀。那就是我那个已经错过的军营之梦的整个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