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众生态之于志德:明知不归路

邦之杰兮


  天才都是偏执狂。
  
  黑夜和阳光,两面人的纠缠之痛。
  
  追求目标的******在于追求本身,而非结果。
  
  压抑得久了,******就会呈几何级数的反弹膨胀。
  
  ******,是因为没有自由生长的空间。
  
  一个人,若将情感和******作为执念,就会拥有摧毁一切的力量。
  
  硬撑强悍的背后,都是无人见的脆弱和可怜。
  
  失败,是因为将自己的执念等同于别人的目标,并选择了盲目信任。
  
  背叛带来的伤害,不是惨烈的后果,而是心里的沟坎:明知已是伤害,依旧不能放手。
  
  多想把爱转为恨的力量,如此便可不心伤。
  
  以上算是题记。这么多零散的句子,毫无逻辑,其实只是想说一下我眼中的于志德,一个明知不归路却悬崖不停留的角色。
  
  《浮沉》这部商业剧,其实是讲了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形形色色的背叛:朋友之间,恋人之间,同事之间,企业与员工之间,领导与下属之间,合作盟友之间……每个人都深陷叛局之中,举凡剧中出现的角色,无一例外,甚至极力塑造的男一女一,也分别背叛了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公司。谁说大义灭亲是一种仁慈?谁说违背企业追求利润的原则是一种高尚?集这么多背叛于一体的剧,真的会让人心生寒冷。
  
  接着说于志德,就从这个背叛的话题开始。
  
  他是一个背叛过妻子,背叛过兄弟,背叛过合作盟友,最终又被这所有人背叛,沦为一无所有的人。他在决定铤而走险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背叛和接受背叛的心理准备,只是万没想到,这个裂痕会从他自始至终都选择绝对信任的恋人开始,果然是最亲近的人,伤人最深。
  
  于志德的生活很不如意,一面是人前的从容优雅谈吐有致学识丰富,一面是家庭关系名存实亡仅有******面子工程,多年忍气吞声的压抑,将一个男人逼到了爆发边缘,贪婪不是他的本质,只是一种不顾后果的手段,为了扬眉吐气的生活不惜铤而走险。即使没有段芹,他也会走上这条路,只是因为她的出现,让于志德的计划更加紧迫。
  
  商场上的纵横捭阖,属于天才加努力的锋芒绽放,然而贪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绝非善事,这样的于志德,确实该有不光彩的结局,但这个人物的魅力就在于,对情感的绝对信任和忠诚。这是他最大的弱点,也是他最让人欲罢不能之处。
  
  于志德多年处心积虑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摆脱那个面子工程家庭的压抑,却又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隐忍不发,直到晶通改制的出现,他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黑暗中的人看到一丝光明,尚且会竭尽全力去争取,何况偏执深重,情感迫切的于志德,他想当然地走上了这条路。
  
  在这条路上,他用尽了心计,背叛了兄弟,将市长父女和合作企业当做棋子,只为了将手中的稻草编成美丽的花环,那是他对生活的全部向往。在这条路上,他毫无理由地选择了信任恋人段芹,他的爱,盲目,霸道,寄托了梦幻般的完美,他那么坚执地认定,自己绝对信任对方,对方也必然会毫无保留地信任自己。
  
  然而这份信任却那么脆弱,一步一步的裂痕总也无法弥补,那个看似柔情如水的美好恋人,竟也变得心思如此深沉,她会一句不落地录音,会不愿分担丝毫风险,会要求他交出所有存款……然而于志德做了,做到一丝不存点滴不剩,明知背叛暗生,他选择的不是保护自己,而是再三容忍她,将秘密完全告诉她,把身家交给她,把钻戒戴给她……然而即便付出了一切,他依然没能保住这份情感。
  
  于志德收回钻戒和爱的时候,他之前对未来生活的一切美好想象都已破灭,段芹的背叛,又将他推向了不复的深渊。若此时于志德收手,完全来得及,他依然可以做一个不错的改制先行者,但他选择了继续向悬崖边缘行走,一个人执念了多年的******,已经变成生命里的责任。
  
  看似贪婪,看似索取无厌,其实早已无关金钱,即便那份关于美好生活的目标早已不存在,他却习惯了这个目标带来的******,当生活里没有了别的意义,这份******,就是他欲罢不能的心瘾,无论输赢成败,他都要一个结果,哪怕这个结果,让他万劫不复。所以,在知道了自己被监管之后,他依然在最后一刻索取那笔巨款,这些永远都不会属于他,但是他一定要做。这样的偏执,只属于于志德。
  
  段芹的背叛于他而言是致命的,这个女人是他的负累,是他命中的劫,可他偏偏就渡不过去,他的爱依旧不能放手,保留了那所为她租来的房子,最后一次听那个熟悉的广播节目……在这份感情里,段芹解脱了,因为她那么轻松地就把爱变成了恨,毫不留情地报复了于志德,从此不再留恋,而于志德却会永远背负着这份心伤,他的爱里,没有恨,没有保全自己,只有被背叛狠狠伤过的回忆。
  
  也许于志德一生最大的错,只有两个:动了不该动的东西,爱了不该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