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血拼,拼不倒华人脊梁:浅析《向东是大海》商战

邦之杰兮


  截至《向东是大海》23集,剧中共呈现了两场商战。第一场,周汉良立足上海之争,第二场,周汉良争华商主权之战。
  
  第一场商战,为争五千桶水泡货染料,周汉良与董芝恒走上竞标台,周汉良手中几乎分文无存,底线只有两万两,且全部为借贷资金,而董芝恒确已是上海风云巨擘,周汉良可谓是背水一战,颇有些“光脚不怕穿鞋”的意味。激烈的竞标过程,董轻松笑谈,周却压力如山,然而这场商战,周汉良却赢了!赢得太惊险,太偶然,一处不凑巧,便是全盘皆输。他几乎赌上了全部的身家甚至在上海的发展前途去博,不幸之幸,对手董芝恒手软一步,周汉良终得以立足上海染料界。
  
  其实周汉良骨子里一直有敢于赌上性命博出路的性格,商场本就风险四伏,敢赌敢为,此乃商者天性。当初敢上三庆堂救董芝霞,是为赌命;敢于竞标叫板董芝恒,是为赌天时赌心机;四明公所主持**对决法国人,面对枪口不改颜色,是为赌个人生死赌民心所向赌华人不辱。有此三赌,四明山轮船公司与洋商开战,周汉良敢于拼却偌大产业身家性命,更觉山雨欲来。
  
  创办轮船公司,就意味着一场商战在所难免,中国人要插手轮船客运,且价格低于洋行,自然引发了各家公司的联合绞杀,董芝恒再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家华商公司,对抗洋人与官商的勾结,无论如何,都很难看到胜利的希望。当初身为官商的胡雪岩仅仅对抗洋商,便落得惨败收场,如今周汉良一介民商却要面对官、洋联合,从一开始就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明知如此,周汉良还是义无反顾地投身进去,因为他别无选择,一场血拼到底的价格大战,将整个龙记卷了进去。他拼的,不是一家轮船公司的生存,不是龙记商行的得失,而是要为华商,为中国人争一口气,宁折不辱。那个时代并没有现行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价格战往往就会演变成为生死存亡的血拼,何况是四家公司蓄意绞杀,意图很明确,就是要周汉良血本无归。
  
  周汉良有宁波人的倔强,有中国人的硬骨,宁可破产,也要把这场价格战打下去,赌的是洋人输不起,一旦联合绞杀的局面出现缺口,他就能彻底站稳。十多年间,他的龙记就是在这样的商战之中拼杀过来的,深知其间利害关键。但是这一次,他错了,直到他拼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才终于知道,真正的对手不是洋人,不是官商董芝恒,而是他视如亲兄弟的范小恩。周汉良输了,输得很惨,官商洋商勾结没能绞杀他,却是自己的兄弟给了致命一刀。
  
  王志飞老师把周汉良在这场商战中的巨大压力演绎到了观者无不叹息,紧紧绷住心弦,尤其面对范小恩羞辱还要求助贷款的一段,把山穷水尽的商战压力,难以言述的兄弟之痛,忍辱求贷的颜面尽扫,得知兄弟背后捅刀的惊愕愤怒,无一不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身为一个有血性有担当敢赌敢博的男子汉,周汉良越隐忍负辱,反而越紧紧扣住了观众心弦,他偷了出妻子的地契,求了分道扬镳的兄弟,也在码头上把价格战坚持到了最后一分钟,将一个商人,男人所能想到的一切办法走到了绝路,却依旧难以挽回败局,龙记最后一夜的黯然泪落,令人扼腕痛惜。
  
  周汉良没有败在商场,商人天性追逐利润,他完全可以退出这样一场无谓的血拼,保住产业,再谋发展,他之所以败得如此之惨,就在于宁死不屈的华人脊梁,只要还有一分钱在,他也要毫不犹豫地押上去。然而也正因为这份宁死不辱的气节,为他争得了最关键时刻的支持,龙记各大股东纷纷以全部实力予以支援,码头中国人更是呼吁原价购票,拯救濒于破产的四明山轮船公司,周汉良得以最终赢得了这场商战。
  
  以商人之身,心系民族大义,赢得万众民心,周汉良堪称上海滩一世豪杰,虽然这条商路走得太过坎坷曲折,甚至随时有覆顶之灾,但是他并没有倒下,若是输了这场拼杀,若是真的就此垮掉,岂不负了周汉良的堂堂正气,华人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