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深度解析:大争之世,国士无双

网易娱乐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电影《天下无贼》中的这句台词幽默地道出了这个时代的特征。其实这个问题再往前推个2000年,答案还是一样,充满变数的战国时代,人才尤其可贵。战国可以说是高才秀士风云际会的时代,诸侯争乱互相兼并,人人都想称霸称王。于是那个时候凡是入世的知识分子,无不以自己的帝王之术游说天下,以期在乱世中成就自己千秋功业。但严格说起来,战国诸子中真正在治国上取得实践性成功的,唯有商鞅而已。所谓国士,即指国家的杰出人才。就功业而言,商鞅真担得起“国士”二字,他缔造了最为成功的变法,为秦始皇统一中国打下基础。正所谓大争之世,国士无双,商鞅以卓越的政治远见和法家治国的原则让他所效力的秦国反败为胜,在诸侯中立于不败之地。正在播出的长篇历史剧《大秦帝国》,以精良制作展现了商鞅的一生起伏,让人见识商鞅这位国士的风采。
  
  大争之世,有血气必有争心
  
  我们的电视屏幕上从来就不缺少古装戏,但目前的古装戏多集中于清宫戏或者唐、明两个朝代,至于遥远的先秦时期,则鲜少有人涉及。这一是由于先秦历史太过厚重,很难掺杂当下流行的戏说成分以取悦观众,二是由于先秦时代虽距离我们遥远,但那个时代作为中华文明的滥觞,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是高山仰止,电视作品若要刻画那个时代人们的面貌,需要花费更多的苦功研究。因为这两个原因,我们较少在电视上看到以先秦时期为背景的作品。电视剧《大秦帝国》的出现,对观众来说无疑是个惊喜。
  
  《大秦帝国》讲述的是战国时期秦孝公赢渠梁与谋士商鞅如何通过变法,将积贫积弱的秦国改造成强国的历史。那是一段恢宏壮阔的历史,“透过《大秦帝国》的鸿篇巨制,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朝圣者的激情,更有着践行者的理想。秦文明是中国文明的正源,只要你真的迈开脚步,你就无法绕开她前进。”《大秦帝国》同名小说原著的作者孙皓辉曾任西北大学法律系教授,是获国务院首批特殊津贴的专家。作为一名对秦文化有深切认同的人文学者,孙皓辉有一种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激情,他在《大秦帝国》小说扉页上这样写道:献给中国原生文明的光荣和梦想。那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在于人人都想在乱世中有一番作为,人人都觉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可以用剧中的一句台词来作为诠释:大争之世,凡有血气必有争心。在战国乱世之中,商鞅、秦孝公、孙膑、庞涓等历史人物悉数登场,谱就一曲荡气回肠的血气之歌。?
  
  历史车轮永不停息地滚滚向前,说到底没有谁的肉体可以永垂不朽,精神却可以流芳百世。那些历史先辈们虽然远去,但他们的功业事迹存在于史书丹青中,他们的骨气精神被演绎成小说和电视剧,足以让我们仰望那个时代。“《大秦帝国》不同于以往的一系列以一个历史人物或一个较小断面为题材的历史电视剧,它是以整整一个最辉煌的时代为题材,深刻展现国家命运与主流事件,重新继承与发扬了中国文学固有的整体性取材的传统,再现了当时波澜壮阔的强势竞争与强势生存的画卷。”对于这部坚持以正说历史的态度来制作的电视剧,导演黄健中如是说。
  
  将领易得,变法者难求
  
  商鞅是中国史书上极有争议的一个人。他是卫国人,先在强国魏国当宰相门客,郁郁不得志,后应秦孝公求贤令入秦,说服秦孝公变法图强。其在秦执政二十余年,秦国大治,史称“商鞅变法”,他使原本处于弱势的秦国一跃成为强国,并使秦国长期凌驾于山东六国之上。这么一个亲手将秦国缔造成法治强国的人,最后还是死于自己的法。孝公死后,商鞅受到秦贵族诬害以及秦惠文王的猜忌,被车裂而死。商君虽死,他在秦国创立的法度却被秦惠王立为国法,继续让秦国富强为六国畏惧的“虎狼之秦”。这么一个功业赫赫的变法强臣,在历史上的名声却是“酷吏”。司马迁《史记》中评价商鞅“天资刻薄”,这句评语成为后世千载对商鞅评价的基本论调。
  
  不过在《大秦帝国》中,商鞅显然不是“天资刻薄”的酷吏,他是极富远见,千古难求的英雄人物。该剧以商鞅变法为主线,表现秦国由弱变强,成为战国霸主的过程。作为变法者,剧中商鞅的形象颠覆了历史对他的定论。拨开历史的重重烟雾,从《大秦帝国》中走来的商鞅,是个拥有完美人格的理想主义者。《大秦帝国》整部电视剧都沉稳厚重,精彩不断,其中有两幕关于变法的场景给人印象尤其深刻。其一是秦孝公任命商鞅为左庶长,主持秦国变法。秦孝公亲自扶商鞅下车,君臣二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自古英雄惜英雄,两位变法缔造者的目光交融中,满是信任与坚毅。另外一幕则是齐国权臣田忌与他的军师孙膑谈论天下大势,田忌一再盛赞孙膑兵法如神。孙膑则沉吟感慨:“带兵打战者易得,变法者难求”。
  
  变法,就意味着革新。改革总是伴随着阵痛,自古以来都如此。从战国商鞅到宋代王安石,从明朝张居正到清末维新志士,改革者总是一路披荆斩棘,生前身后非议不断。人们总是习惯于原有的东西,即使原有的已经陈旧不堪,但一旦要改变,总会触及某些人的高枕美梦,于是他们便被惊醒了,大声疾呼反对。《大秦帝国》剧中商鞅和孝公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他们的困境重重,外有以强魏为首的敌国虎视眈眈,内有以甘龙为首的老贵族阻碍变法进程。所幸历史将改革重任交到他们俩手上,他们并没有辜负重托。整部《大秦帝国》就是变法史,它展现了孝公与商鞅练新军、立官府、明法令,一步一步使秦国富强起来的过程。为此商鞅牺牲了爱情乃至生命。在他的意识中,价值观甚至高于生死观,只要变法能够成功,一切都在所不惜。“极身无二虑,尽公不顾私”是对他最好的刻画。只是这样的执着法令,为他博来的是不近人情,残酷刻薄的评价。千古孤独寂寥,商君的寂寞在两千年之后得到一部《大秦帝国》的理解共鸣,岂不快哉!
  
  鞅其人
  
  《大秦帝国》可以说是为商鞅翻案之作,它的影响力让许多观众重新审视这个被漠视的变法强臣。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商鞅被塑造成一个完美的角色,拥有常人不能企及的才华与人格。许多观众看后被商鞅的牺牲精神感动不已。对此,原著作者孙皓辉有话说,“《史记》中对商鞅的判定是‘商君,其天资刻薄人也’。但通篇你都找不到一个例证。其实这只是司马迁本人的看法。几千年来,中国古代的史官大多存在一种偏颇,对于名士英雄,总要给与道德上的贬低。比如《史记》中有关秦的列传共28篇,其中对于敢于对国家负责的英雄和领袖,都给与了贬低。而对于那些逃遁责任、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的都高度赞扬。这些都与司马迁个人的遭遇息息相关。作为当代人,我们必须以今天的理念去审视这些历史。因此我并不是凭借个人意愿而要把商鞅写高。对于商鞅的评价和描绘,我具有强烈的自信,我相信它一定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要说对商鞅这个人物的理解,相信《大秦帝国》中商鞅的扮演者王志飞绝对有资格发表看法。王志飞在剧中的精湛表演让商鞅这个人物更加意气风发,既有千古名臣的风采,又不至于太过高高在上。“这样一个历史上的大思想家,他本身一定是超常态的,而且具有非常人的思想。因此,商鞅的风格,也应该有与众不同的做派。我认为他是独一无二的。他是我们的先驱。他是古典法制的创始者和奠基者。他的功绩,并非只对秦朝而言,而是打动和影响了后来的整个中国。我感动于这个人物,心悸于这个人物。”王志飞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道,“商鞅绝不是一个性格单一的酷吏,只是那个时候,他只能选择酷吏的形象。但他仍有着柔情和感性的一面。就比如渭水刑杀后他第一次流泪,面对百姓谢恩强装冷静的喝止。在执法者之外,他首先是一个人,更拥有人的情感。所以我在表演创作中,更多的加入了一些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