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志飞:职场,唯自律 才能少染污浊

来源:新民晚报


  他很俊朗,却35岁时才迎来自己演艺事业的翻身之作;他很“熟脸”,却年近50岁名字才被大众熟知在讲求“三十而立”和“出名要趁早”的中国,要等待着大器晚成,会是一种煎熬吗?而如今,已近“知天命”之年,他又会怎么看待人生的名望与利益?今天,一起读王志飞的人生“浮沉”。
  
  于志德罪有应得 吻戏全都是假的
  
  热播剧《浮沉》,前不久在东方卫视落下大幕。剧中几段情感的最终归属,也颇受观众关注。尤其是于志德的感情结局,竟意外成了一些网友的讨论热点。因为这段恋情的凄美,很多人认为于志德的结局太过可怜。而于志德的扮演者王志飞则觉得,他是罪有应得。“于志德这个人很累,本来他可以活得很简单。不过生活中,总有人会有意无意间,把事情变得非常复杂化。另外,他认为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追求爱情。可实际上,却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也造成他最后的结局,只能是人财两空、孤独一生。”别看王志飞把角色的感情心理分析得头头是道,当初拍摄这些情感戏时,王志飞可是相当羞涩,“我有十五年没拍过吻戏了,真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这一次,每段吻戏都是假的,利用角度、摄影机的位置来拍的。”:
  
  父母皆是聋哑人 恪守艺德终身记
  
  王志飞,1965年出生于北京。“我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因为,我父母都是先天的聋哑人。和父母在一起时,我不用说话,甚至都不用出声,只需打手语。”因为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王志飞始终有一个愿望替爸妈表达些什么。“父母不会说话,不见得没有表达的******和艺术潜质。就像春晚里的"千手观音"一样,那些演员也是聋哑人,但他们表达得很好。我妈妈就很热爱文艺,她把喜爱艺术的基因传给了我。而我又通过表演,传达给观众。”虽然在家里,没有人能帮王志飞,甚至父母从小都不能教他一个字的正确发音,但却磨砺了他不懈努力的信念!如今,王志飞圆了演员的梦想,父母却已经不在了。“大概父母把一生的语言都给了我,才使我今天能够从事以语言为主的工作,也是对老人的慰藉。”
  
  而王志飞真正的表演启蒙老师,则是演员孙松的父亲中国实验话剧院的导演孙庆荣。“那时我才四年级,学校要表演一部话剧,便请孙庆荣老师来编排这部戏。一个大导演,就这样手把手地教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他告诉我们什么是表演、什么是道具,更重要的是教我们怎么做人。每天演出结束,脱下来的戏服不能随手一扔,而要叠得整整齐齐交给服装师傅这就是我接触到的最朴素的演员道德。孙老师对我的影响,根深蒂固。”
  
  如今,仍有人说王志飞做事太规矩,不会变通。而他却说:“从小老师就是这样教的。有天大的事,也不能耽误演出。哪怕家里死人,前一分钟还痛哭流涕,后一分钟也得带着笑脸上台。”如今,早有所成的王志飞依然恪守师道,始终保持着自己做学生时的谦逊,常以“老师说过……”或者“老师没教……”来规范自己的行为。好像刚刚才走出校门的学生,而非一个已从中戏毕业二十多年的知名演员。
  
  三十五岁大器晚成 为角色竟进“监狱”
  
  王志飞很长时间都处于戏红人不红的状态,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表演,当时团里有位大姐就对他说:“你根本不用着急,慢慢磨吧,磨到三十五岁,你的性格魅力就出来了。”果真三十五岁那年,王志飞等来了自己的翻身之作《突出重围》。“其实当年导演和制片,都不相信我能演军人。因为导演认为我看着面嫩,只能演知识分子和公子哥。于是我就给自己打气,认真体会角色。多下工夫,是永远不会错的。后来《突出重围》试完戏,导演就问我,你当过几年兵啊?演得真不错。”从未当过兵的王志飞一下子乐了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得到认可。而王志飞,也凭借《突出重围》,真的突出了他演艺发展的重围当选2000年“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观众最喜爱男演员。
  
  但自从凭借《突出重围》中的军人形象获奖后,王志飞一度再没怎么演过军人。“演员都是贱骨头,上学时老师就说过:当演员,就是要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老重复自己,就是在过日子。”于是,王志飞开始接演起不少让人心惊胆战的反派角色,“其实就是想证明自己是演员而已。”
  
  电视剧《救赎》中的丁桥,是王志飞扮演的首个坏人。这是一个有着高素质和高智商的罪犯。为了演好丁桥,王志飞还特地进监狱体验生活。“其实第一次去监狱,我也挺害怕的。狱警什么也不说,把门一开,就把我推进去了。心里当时就没底了,坐在******个犯人中间,每个人都在看报纸。我也假装看,其实根本看不进去。我心里想着,会不会出事啊?这都是些什么人?不会把新来的揍一顿吧?”几天以后,王志飞愈发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因为和犯人聊天,才能体会人在犯罪之后的思想变化。可能正是这段体验生活的经历,让王志飞扮演的丁桥避开了脸谱化的“坏人”形象,抓住人性中善与恶的较量纠结。“自从饰演了丁桥后,连邻居们都有些怕我。有一次我在电梯里遇见邻居大妈,大妈怯怯地打招呼说,志飞啊,我现在都有些怕见到你了。咱们以后还是别演坏蛋了,看着瘆人。”
  
  因演商鞅屡流泪 淡名利自降片酬
  
  电视剧《大秦帝国》,是王志飞绕不过去的话题。拍摄前后,他几乎把所有心血,都倾注在所扮演的商鞅身上。“当时应该有十年没有演过古装戏了,从创作状态到创作方法上,都离得很远。我要从头一点一点找感觉,不敢怠慢。”那时,王志飞的剧本上,密密麻麻满是他对角色、剧情的理解。以至于有次他的剧本突然不见了,导致他对助理大喊起来,此后几天心情都非常低落。“因为剧本上记了很多东西,包括我改动台词的每一个字,丢了自己也很着急。”直至后期配音时,王志飞还经常会回忆起前期表演时的情景,多次在录音棚里泪流满面。“我感动于这个人物,心悸于这个人物。我的眼泪,是为了我心目中的英雄商鞅而流。”
  
  然而《大秦帝国》的播出,并不尽如人意。“电视剧拍完搁置三年,三年后央视确定不能播出,才转到其他卫视频道。但好在《大秦帝国》在网上点击率很高,陆续有人加入到剧迷队伍中来。甚至有剧迷给我留言,说五十一集的《大秦帝国》,他看过很多遍!让我既感动,又惭愧。我自己,都没有完整看过一遍,看到三分之二就不敢再看了。因为商鞅带给我的感动太大,直到现在有些片段还会让我禁不住流泪。我希望能尽快从角色中跳出来,毕竟作为一部作品,它已经过去了。”2010年,王志飞凭借《大秦帝国》商鞅这一角色,再获第二十五届金鹰奖最佳男演员提名,算是对他所倾心血的最大奖励。
  
  有人说:王志飞在成熟就像很多男演员一样,年纪长些,个人和角色魅力,都更加出色。也有人说,现在的王志飞,还差一部戏,一部能完全成就他个性特点的作品。而对此,王志飞颇有微词:“差一部戏,可遇不可求。而且成不成就,我也真的没有很大需求。我现在挺好的,起码到外面吃饭,还能踏踏实实用餐。如果真到了所谓"成"的时候,可能连这样的生活都没了。我只是踏踏实实干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从中得到乐趣。”淡泊名利,王志飞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前两年,我跟一个制片人谈合同。他说,这个戏可以给你一百万,你有没有意见?我综合衡量了一下最后说,我拿80万就可以。对方愣了很久说,给你90万吧?我就是这样一种人,如果漫天要价喊到300万最后再降下来,有什么意思?我又不是生意人,只是一个演员,能满足自己生活的乐趣,我已经很知足了。”
  
  王志飞给自己定下很多规矩:不要为五斗米折腰、不轻易妥协、尽量去坚持。外面世界浮华多变,他力求不被花花世界打动。有人说,像他这样的演员现在不多了,而王志飞则说:“要有定力做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