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志飞故事:每件小事都是生活

来源:2012年第2期《大众电影》


  认真、严谨、刻板,不会和媒体周旋,不愿和粉丝互动,不屑于炒作,王志飞“不具备明星的潜质”。
  
  管那么多干嘛
  
  王志飞做事很认真,接受采访也不例外。他询问了记者的采访意图,又要了详细的采访提纲,之后才同意当面接受采访。见到王志飞本人才发现,他远没有电话和短消息中给人的印象那样难搞定。他向记者解释,看采访提纲没有别的意思,就像拍戏前要熟悉剧本一样,这只是他做事的一贯方式罢了。此时,他主演的电视剧《刀尖上行走》正在播,收视不错,可是王志飞却感到挠头。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从他职业演员的角度看《刀尖上行走》存在不少问题。
  
  《刀尖上行走》是《风声》的“孪生兄弟”,五个故事其中两个分别排成了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剩下的三个则成了《刀尖上行走》。剧中,金深水、林璎璎分别来自国民党和******党,共同与川岛野夫为首的日军反谍报人员进行殊死较量。王志飞饰演的金深水是潜伏在“汪伪”内部的军统特工,有一腔爱国之情。在共同战斗中,梅婷饰演的林璎璎成功策反金深水加入******党。金深水在林璎璎牺牲之后,完成了使命,粉碎了日寇的阴谋。
  
  原著小说《刀尖》是王志飞的大爱,可把文字变成声画统一的电视剧是有难度的。扩充篇幅是首要问题。原小说字数不多,如果拍摄电视剧就必须完全展开。小说中有一大段,突然把金深水按下不表,转而描述璎璎的身世——小说可以这样跳跃,但是电视剧不行,演着演着男一号消失了是说不通的。
  
  “吸引我的不是剧本”
  
  王志飞直言不讳,“我完全是冲着导演高希希去的。”他很信任高希希,二十年前他们就合作过,王志飞还清楚地记得那个电视剧叫《大潮六百天》,当时计划1989年“五四”期间播放。那时候王志飞刚刚毕业,高希希也还不是导演,在剧组当美术。做美术的高希希相当敬业,每一个细节都力求完美,王志飞看着很受启发。时间过去二十年,这是高希希成为知名导演后,他们的第一次合作。王志飞说:“有他在,我对电视剧很放心。”
  
  然而高希希对剧本的修改思路和王志飞不尽相同。剧本增加了很多武打戏,剧组里也专门加了C组专门拍摄打戏。对王志飞来说,他更看重电视剧的故事情节,于是在表演中尽力“找补”,让金深水这个人物更符合剧情。可是演来演去,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关。电视剧播出后,观众中间也有异议。然而精彩的武打场面吸引了很多眼球,《刀尖上行走》收视率不低。王志飞疑惑地摇头:“不理解,到底电视剧怎样算是成功啊?”“你管那么多干嘛?”王志飞的好朋友经常劝他,但是他还是改不了这习惯。
  
  王志飞话不多,但是说话就一针见血。“话不多是我的性格所致,但是我的脑子却时刻没有停过。”上学时不管老师教什么,他总是质疑。毕业后去剧组,他的疑问更多:这架机器为什么放在这?灯光为什么要这样打?…….多年以后,王志飞成了剧组里的“行行通”。不过这不见得是好事,王志飞拍戏比导演还累,因为他想的东西太多,而且不局限于自己的角色,包括灯光音响各个部门,他都怕有什么差错。遇到年轻导演拍戏时机位不对,跳轴了,王志飞上去就指出来,有的导演心存感激,也有的面子上挂不住,说王志飞这演员真够多嘴的!为此王志飞得罪过不少人,但也交下过好朋友。
  
  侯勇倒是很喜欢王志飞的较真。一起合作拍摄《大秦帝国》时,侯勇演秦王,王志飞演商鞅。拍摄闲暇,侯勇把茶海搬到王志飞的屋子,就为了喝茶时顺便聊聊天。可是每次聊不到三句,王志飞一准儿就拐到《大秦帝国》的拍摄上。侯勇奇怪,怎么喝茶也不能让王志飞放松精神呢?后来才知道王志飞根本不爱喝茶,只爱喝咖啡。
  
  呕心沥血之作《大秦帝国》
  
  《大秦帝国》是采访王志飞绕不过去的话题。那段时间他几乎把所有心血都倾注在商鞅这个人物身上。“当时应该有十年没有演过古装戏了,从创作状态到方法上都离得很远,我要从头一点一点找感觉。因为作品很好,很大,我不敢怠慢,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崭新的工作。”
  
  《大秦帝国》的第一部主要讲商鞅变法,商鞅是全剧的灵魂人物。导演黄建中原来并不认识王志飞,最早是打算找“二陈”(陈道明、陈宝国)之一来演,因为档期不妥,制片人一直游说导演:王志飞也可以演。
  
  《大秦帝国》原著作者孙皓辉,从1992年开始创作,其间换过几个单位,却一直没有中断写作。2008年4月,历时16年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全套出版,共6部11卷,504万字。这是目前唯一全面、正面表现秦帝国时代的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的剧本太扎实了,演员很少有这种触碰历史的机会。王志飞决定全力争取。而且剧本中有商鞅大段独白,能演上这么一个角色真是太棒了。虽然还没有最终确定,王志飞就已经开始查看关于商鞅的一切史料。此前它对商鞅的理解和许多普通观众一样,无非就是中学历史书上的内容。其实,史书上对商鞅的记载也不多。汉代独尊儒术,商鞅变法却更多采用法家思想。这也使得司马迁在撰写《史记》时对商鞅的新法有着儒法对立的误解。王志飞说:“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吃透孙皓辉先生的著作《大秦帝国》。走进书里你才能发现商鞅是多么伟大。他制定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法律,制定军功进爵,无功夺爵的制度,让老百姓有了发达的机会,他有前瞻性、战略性,不要说是二千年前的秦代,就是放在今天商鞅也是不得了的人物。”
  
  “其实无论我演还是不演,多了解这样一个人物有利无害。”做足功课,是王志飞演戏的最大特点。“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一个好角色很多人等着,不论你是一呼百应的明星,还是普通演员,都要做好功课,一旦机会来了,你才能从容不迫地面对。”王志飞的机会就这样来了。可是当导演通知他参演时,他已经没有太多惊喜了。当时他心里想的是:“我曾坚信商鞅是我的,争取过就没有遗憾了。”
  
  《大秦帝国》的拍摄历时5个月,从坝上到涿州,最后转场至焦作。宏大的拍摄场面让王志飞心潮澎湃。在坝上草原拍戏时,剧组的规模很惊人,草原上黑压压一片几乎全是剧组的人。在食堂吃饭的就有600号人,还不算自备餐车的1500位野战军人。这场面太壮观了,王志飞感觉自己正在完成一项伟大的事业。
  
  然而《大秦帝国》的播出却并不尽如人意。电视剧拍完搁置三年,三年后央视确定不能播出,才转到其他卫视频道。如今又三年过去了,《大秦帝国》仍然是网上点击率最高的电视剧,陆陆续续有人加入到《大秦帝国》的影迷队伍中来。甚至有影迷在网上给王志飞留言,说五十一集的《大秦帝国》他看过五十遍。王志飞感动又惭愧:“其实我自己一遍都没有完整看过。我看了三分之二就不敢再看了,商鞅带给我的感动太大,直到现在我看到《大秦帝国》的片段还会禁不住流泪。我希望能尽快从角色中跳出来,毕竟作为一部作品,它已经过去了。”
  
  《大秦帝国》播出后,有影迷特意为商鞅出了书。王志飞说:“书里面有关于《大秦帝国》中商鞅的图片和文字,非常精美。他们不为发行,就是做了50本珍藏。《大秦帝国》影迷来自各个年龄段,可能就是出于对历史的热爱,才走到了一起。”
  
  与观众保持距离
  
  说角色,王志飞有感而发;谈创作,他也是滔滔不绝。就是问起他的个人经历时,王志飞也能跑题跑到表演专业上来。他一向认为,抛开角色,他没有什么私人经历值得谈论。
  
  “我还是认为,我和观众们的交流仅限于我的角色。我不太喜欢接受采访,不想让观众知道平日里我是什么样。我觉得自己没有权利让观众在艺术作品之外,再拿出时间来了解我这个人。我不想去打扰人家,同时这也能给自己留一些个人空间。跟观众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便于我塑造角色。生活里我就是普通人,有喜怒哀乐,缺点也不少。太了解我的性格会左右观众对角色的印象。”一遇到采访王志飞就躲得很远。他平时拍戏面对镜头一点都不紧张,可是一看到记者就不知道说什么。有一次一家电视媒体采访,问到儿子对王志飞的印象时,王志飞毫不客气地回应:这件事你应该亲自采访一下我儿子。
  
  但是对于《大众电影》的采访,王志飞显得很配合。几年前,本社编辑曾经向王志飞约稿,写一篇有关儿子的小文章。一向不谈家庭的王志飞竟然欣然写下几件和儿子相处的小事。篇幅虽短,却透露着温情。“演员和媒体之间要有一份尊重和信任,二者也是相辅相成。”
  
  王志飞说,他很了解《大众电影》,对它有感情,“如果说我为什么能走上演艺的道路,很大原因是我小时候看过《大众电影》,里面介绍的影像世界,让我喜欢上演员这个工作。如果现在我可以力所能及地为它做点什么,我很愿意。”
  
  十岁立志做演员
  
  王志飞十岁时就已经立志做演员,除了一本杂志的影响外,还和学校里喜爱戏剧的音乐老师有很大关系。“我还记得音乐老师姓孙,自己写本子,然后编排出很正式的独幕话剧。为了让话剧更专业,老师请来实验话剧院的导演孙庆荣来编排这部戏。”孙庆荣是演员孙松的爸爸,他不光影响了自己的儿子,也成了王志飞表演上的启蒙老师。“那时候我们才四年级,一个大导演就这样手把手地教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他告诉我们什么是表演、什么是道具,更重要的是教我们怎么做人。每天演出结束,脱下来的服装不能随手一扔,而是要叠得整整齐齐交给服装师傅。这就是我接触到的最朴素的演员道德。孙老师对我的影响根深蒂固。”现在有人说王志飞做事太规矩,不会变通,他总是说:“从小老师就是这样教的。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能耽误演出,哪怕家里死人,前一分钟还痛哭流涕,后一分钟也得带着笑脸上台,这就是演员要守的规矩。”   虽然从小受到舞台艺术的影响,但王志飞并不是成长在艺术家庭。问起父母,王志飞良久沉默。“父母都是聋哑人,先天的。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用说话,甚至都不用出声,打手语就行了。”因为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王志飞一直都有一个愿望,替爸妈说点什么。“父母不会说话,不见得没有表达******和艺术潜质,就像春晚里的‘千手观音’一样。那些演员也是聋哑人,但是他们表达很好。我妈妈就很热爱文艺,她把喜爱艺术的基因传给了我。”如今父母都不在了,王志飞圆了梦想,成为一名演员,“大概是父母把一生的语言都给了我,才使我今天能够从事以语言为主的工作。”
  
  三十五岁“突出重围”
  
  在家里,没有人能帮王志飞,甚至父母从小都不能教他一个字的正确发音,但是他有着不懈努力的信念:“我每时每刻、每天每年都在告诫自己,一定要比别人多下工夫!”王志飞很长时间处于戏红人不红的状态,但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表演,“大家对我的角色都叫好,早晚也会认可我。”当时团里有位大姐对他说:“你才二十几岁,根本不用着急,慢慢磨吧,磨到三十五岁,你的性格魅力就出来了。”果真三十五岁那年,王志飞等来了自己的翻身之作《突出重围》。
  
  剧中,王志飞饰演一名解放军。其实当年导演和制片都不相信他能够演军人,因为王志飞看着面嫩,导演认为他只能演知识分子和公子哥。王志飞给自己打气,鼓励自己认真体会角色。“多下工夫是永远都不会错的。”《突出重围》试完戏,导演问王志飞:“当过几年兵啊?演得真不错。”王志飞一下子乐了,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得到认可。
  
  王志飞真的“突出重围”了,当年他凭借此剧入围金鹰奖。同时入围的还有出演电视剧《******本色》的王志文。颁奖礼上两人恰好坐在一块。王志文闲来无事,把摆在面前的名牌和王志飞的一换,然后对着拍照的记者乐歪了嘴。第二天就有报道“兄弟二人双双入围金鹰奖,”说王志飞是王志文他哥。王志飞一向对媒体无力辩白,莫名其妙给王志文当了一阵子哥哥,弄得哭笑不得。
  
  自从凭借《突出重围》中的军人形象获奖后,王志飞就再没有演过军人。角色塑造得太成功,成了超越不了的标杆。“演员都是贱骨头。上学时老师就说过,当演员就是要塑造不同类型的角色,这才叫演员。老演自己就是在过日子。”之后王志飞演了不少让人心惊胆颤的大奸角,“其实也不为别的,就是想证明自己是演员而已。”
  
  电视剧《救赎》中的丁桥,是王志飞扮演的第一个坏人。这是一个有着高素质和高智商的罪犯,因一件经济案牵连入狱,服刑期间始终对自己手染鲜血的事实拒不承认,在与狱警的较量中他又无时无刻不在良知的拷问中煎熬。王志飞扮演的丁桥避开了脸谱化的“坏人”形象,抓住人性中善与恶的较量纠结。丁桥阴森、狡猾、深藏不露。自从饰演了丁桥后,连邻居们都有些怕他。王志飞在电梯里遇见邻居大妈,大妈怯怯地打招呼:“志飞啊,我现在都有些怕见到你了。咱们以后还是别演坏蛋了,看着瘆人。”
  
  演丁桥前,王志飞还“进监狱”了,就为体验。其实第一次去监狱王志飞很害怕,狱警什么也不说,把门一开,就把他推进去了。“心里当时就没底了。坐在******个犯人中间,每个人都在看报纸,我也假装看,其实根本看不进去。我心里想着会不会出事啊?这都是些什么人?不会把新来的揍一顿吧?”几天以后,王志飞发现这是难得的接触犯人的机会,和他们聊天才能体会人在犯罪之后想法的变化。
  
  只会演戏
  
  说到体验生活,王志飞很有话说:“前几年拍戏,剧组还给体验生活的时间,真实地和你演的角色生活在一起。现在拍戏节奏越来越快,拍摄时间就两个月,怎么能再给你两个月体验呢?只有注意平时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了。早上看见炸油条的,留意他的动作;和领导谈话,要体会他的语气;就连现在接受采访也要观察记者的表情,把一切体验都融在生活里。”王志飞说自己这辈子,就研究演戏了,也只会演戏。
  
  认真、严谨、刻板、不会和媒体周旋,不愿和粉丝互动,不屑于炒作,王志飞“不具备明星的潜质”。“我只能说,只有作为演员我才是职业的。我知道这种态度不一定对,但是这么多年自己已经养成习惯了,就只能坚持下去。”
  
  王志飞从没签过经纪公司,以至于每个剧本都要自己看,他又不知道什么是应付着看,通常在看了整整一个晚上后,发现是个烂本子,然后骂自己笨。第二天接着看下一个剧本。
  
  “我还有一个毛病,很难相信别人,所以事事都得亲自来。看剧本挑角色这样的事,别人替我做我不放心。再说如果都让助理干了,那我呢?我什么时候接触社会、体验生活?外面是什么样的天气我都不知道了,我怎么能演好角色?闭门造车怎么能出门合辙呢?”
  
  他给自己定下很多规矩:不要为五斗米折腰,不轻易妥协,尽量去坚持。外面再动荡不安,他也不会被花花世界打动。记者说像他这样的演员现在并不多,王志飞反驳:“那是你不了解,和我一样的演员还有一大批,他们都很有定力地做着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