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志飞:我想远离喧嚣的名利场

来源:北京电视周刊


  很喜欢王志飞的表演,他身上有独有的诚恳、成熟味道,在这娱乐圈,也很少有关于他的“娱乐”的事情发生,然而,前段时间他发表的一封公开信却破冰而出,随后,他的故事也演绎出多个版本,这个40多岁的男人,终于被“娱乐”了一回。他主演的电视剧《向东是大海》在央视播出,他的表演依然精彩,荧屏中纵横捭阖,现实中他到底是什么样一种状态,日前,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
  
  ■关于《向东是大海》 被导演激情打动
  
  《向东是大海》讲述了以宁波商帮为背景的具有史诗性的传奇故事,王志飞饰演男一号周汉良,周汉良在内外势力的夹击下,在商海中一路“血拼”,是王志飞眼中的真商人、真男人。谈到参演这部戏的原因,王志飞表示这是完成和导演安建之间的约定,“之前,我和导演相约合作过三四次,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都擦肩而过。这次导演力邀我加盟出演周汉良,我可以说是‘当仁不让’。”
  
  在拍摄过程中,王志飞就没有感到有困难的地方,“我们被导演的激情打动,每个阶段都被感动着,这是我饰演的最丰满的角色之一,有这样一个很有才华的导演做领导,有什么难题都能解决。”具体到角色,也不难,他说:“饰演这个角色更大的精力在讲故事,把故事讲清楚就行了,我拍摄了很多电视剧,有些电视剧故事不完整就用其他凑,比如演员耍耍酷啊,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但是《向东是大海》的剧本很完整,环环相扣。”
  
  ■关于减肥  两个月减了20斤
  
  《向东是大海》拍摄时是先拍的******戏,后来再拍清末的戏,导演安建说,拍摄清末戏部分希望大家瘦一点,这样和时代、剧中人年龄以及当时的生活状况才贴切,王志飞由此经历了减肥过程,他说:“那个时候确实有点胖,我是被前面的剧组‘害’的,他们伙食不错,这进了《向东是大海》,先拍摄******戏,是有头发的,后拍摄清末戏,是要剃头的。我最担心清末戏时,还是肥头大耳的,于是一进剧组就开始减肥。”
  
  王志飞的减肥很残酷,“两个月的时间,逼着自己每天主要吃黄瓜,开始时有8天除了每天四根黄瓜外,没有吃一点其他东西。结果上秤一称,一斤没瘦。有些灰心,但是坚持下来,到拍摄第二阶段的戏时,减了20斤。”
  
  ■关于演反派  把邻居老太太吓着
  
  王志飞参加拍摄的很多戏在央视播出,他说:“上央视一套对于演员来说是一种荣誉,我的第一部戏是1995年和剧雪演的《相约》,演完之后没有人记住我的名字,但是在央视播出后,给很多观众留下了印象,于是就有人来找我拍戏。后来的《突出重围》也是央视播出,对我的影响也很大。”
  
  演了这么多正面角色,王志飞也一度“变坏”,“我演了4年的反派,像《救赎》、《人证》、《沉默的证人》等电视剧,我都演的是坏人,我发觉演反派比演正面角色还有影响,我们家有一个邻居老太太就老躲着我,上电梯了,一看我也上,她就不上了。”
  
  ■关于挣钱  适可而止
  
  现在演员签约公司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但是王志飞还是一直单干,没有签公司,他说:“我们这批演员很多都是这样过来的,什么都亲力亲为,找戏,谈合同都是自己完成。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不需要经纪人,因为第一接戏我不发愁,毕竟我做演员做了这些年,有那么多的剧组,有很多朋友帮忙。第二,我又不做宣传。”
  
  王志飞还谈到一个原因,“你们可能以为我不要经纪人的原因是不想让他来分我的钱,这错了,因为经纪人抽佣的钱是剧组给的,我不要经纪人的原因也是不想给投资方更大的负担,能为他们省点算点,我们不希望现在的投资方拍一个死一个,如果不死,对于我们演员的余地就更大,这个行业才能越做越好。”
  
  王志飞很仁义,他表示对于钱,要适可而止,“我拍摄《秘密图纸》前,跟制片人马珂谈合作,一起吃饭,说了半天,谈到钱,他问我大概需要多少钱我才接,我说我了解了一下市场,我每集需要100(这是比方),要不你就给我80(也是比方)就行了,他愣了一下,有好几秒钟,他说,没想到你这样,要不我给你90吧。我就是把合作谈成这样的。又满足了自己的生活,又满足了自己的创作,他又能用省下来的钱拍摄其他的戏。多好。”
  
  ■关于出名  你要耐住寂寞
  
  王志飞是一个很低调的人,接受采访谈得最多的是作品,是表演,他说:“这个行当,有个特点,如果你不出名,似乎你的工作不被认可。当出名后,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叫你的尊称,王老师、甚至二叔、二舅(粉丝对王志飞的尊称),还有就是奉承,您演得真好、真帅,每天都有很多人围着你转,所以你要耐不住寂寞的话,很快就会飘飘然。”王志飞对于自己有清醒的认识,“我想远离喧嚣的名利场,饰演的角色要更接地气。这两年我完成的作品我不满意的多,但是《向东是大海》使我登上了一个高点。”
  
  王志飞反感目前一些演员的生活工作越来越娱乐化,“我们是演艺界的,他们是娱乐圈的,他们更喜欢用自己娱乐大众,我们跟大众对话的只有角色,从我往上这一辈演员都是这么做的。”
  
  王志飞几乎自己经营所有的一切,“看剧本、挑剧本都是自己在做,我还是在乎剧本传达出的信息是不是积极向上的,前两年有部戏找我,但是我一看,虽然说的是社会话题,但是传达出的东西不是积极向上的,并不崇高,我就推了,后来这部戏播出后不久就被禁了。我们上大学时,老师告诉我们,你们从事的职业是人类的工程师,这话我一直记得。所以我还是觉得应该拍摄充满阳光的题材。”
  
  拍戏之余,都有哪些爱好,他表示主要还是在工作,晚上一般看剧本,“去年一年,接到60多个剧本,如果一个剧本看5、6集的话,就得用两晚上,而我白天还要拍戏,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干其他的事情。”这样的生活是否太枯燥了,他却不觉得,“我享受创作中带来的乐趣,沉醉于下面的戏该怎么完成时,会非常专心的,什么都不去想,如果当天的戏演好了,那一晚上我睡觉嘴角都是往上翘的。”